橙果設計公司總裁、蔣家第四代蔣友柏,昨天接受本報專訪時,首度談到面對「去蔣」的心情。對民進黨強打入聯、威權等選舉策略,顯得相當泰然,並不認為民進黨不該打這些;他表示,曾祖父蔣中正是凡人,不是神,蔣中正並非完美,但也不是一無是處。民進黨強打入聯、威權蔣友柏說,民進黨總統大選將強打入聯、威權兩大策略,要打解嚴、戒嚴,那只是一種趨勢(a phase of trend);至於效果如何,就要看民眾反應,他無從評論。他舉例,這個家以前的確很髒,但很髒因為賺了錢回來,沒時間打掃,但民進黨聚焦在「很髒」,他認為這也是很自然的。他指出,曾祖父蔣中正阻擋共產主義入侵台灣,祖父蔣經國開放了民主,前總統李登輝推動總統直選,陳水扁總統則是「完成了民主」。蔣友柏說,既得利益者把蔣中正當神,沒有利益的人就採相反態度,事情本質就是這樣,「你就是必須面對(you just have to face it),很直接、很誠懇簡單的說:對,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蔣友柏曾說蔣中正只是凡人,但民進黨把蔣中正打成罪人,他坦然表示:「應該啊!他們沒有得到庇蔭,不然要怎樣塑造他(蔣中正)的形象?」他與蔣中正有血緣關係,但對這一切覺得還OK,並沒有特別情緒反應。「他,馬的」 可稍修改對於選舉議題與標語,蔣友柏細說從頭,他說,國民黨來台至今,歷經「消滅共匪、驅逐惡寇」、「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殺朱拔毛」、「蔣總統萬歲」、「恪遵領袖遺訓」、「愛國必須反共」、「台獨是共匪的同路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蔣友柏指出,以設計的角度講,國民黨是比較老的品牌,民進黨是比較新的品牌,老的品牌在全世界最近十年,慢慢面臨必須改變與重新定位,「他們過去所認知的對,現在時間點不一定是對,過去所認知的錯,現在時間點也不一定就錯。」他認為,現在國民黨選戰做的是「聯共反台獨」。如果是這樣,他希望能找出最後一個因「聯共」被槍斃的人,「說聲對不起,他死得算滿冤的。」他舉這個例子,是要凸顯老品牌翻新過程,「必須誠實面對以前對現在錯,當你面對這個之後,才有可能走出下一步。」對於最近引發爭議的「他,馬的,就是愛台灣」廣告,蔣友柏曾說太過粗糙,但是個不錯點子;昨天他將這個點子稍作修改,與本報讀者分享他的創意:馬的,不得不再給他(馬)一個機會吃飽,才能繼續為理想奮鬥他也幫國民黨想好另一說法:謝了,忍了八年你(指民進黨)還是學不會執政,靠的是人民而非對立他還提供了有關藍綠陣營的另一創意:馬,要贏,還很久謝,特別費心在創造假象民進黨文宣 琅琅上口蔣友柏指出,民進黨文宣直接、簡單、容易理解,九四年「快樂、希望」,九八年「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你可以講他們沒內容,但琅琅上口。」至於國民黨的部分,他認為,選舉是人民的運動,需要爆發力,「國民黨希望貼近本土民眾,但貼近的同時,你有沒有失去本來的主軸與價值?」他認為,品牌溝通上很重要一點,是情感上的聯結,必須把很多不必要的包袱、包裝拋掉,「這是我的看法。」蔣友柏並說,國民黨曾把國外的想法帶進中國與台灣,孫文留學檀香山帶回民主,他曾祖母蔣宋美齡留學美國,帶回民主與外在資源,他曾祖父留學日本後帶回孫文學說;「我不是要為他們辯護,只是說他們看到一些東西帶回國內。」但蔣友柏質疑,馬英九在哈佛留學後帶回什麼?謝長廷留學過日本,帶回「長廷維新」,馬謝在這點上的差別是,謝真的陳述了帶什麼回來,但馬提出什麼?這是他想問的。他說,自己無法評論馬英九在這方面做得夠不夠,但以品牌操作來講,馬英九或國民黨都缺乏「情感聯結」(emotional connection),缺乏「體驗」,「民進黨最擅長的是設計體驗,國民黨最擅長的是回應人家設計的體驗,這並不是太好!」蔣友柏說,他並不是說民進黨比較好,只能說新品牌總是有較好的機會,因為老品牌的趨勢(trend)已經過了,新品牌包袱小,當然動作快。馬下鄉 最直接的溝通記者問到,若全國人民未來有共識要走向台獨,他能否接受?蔣友柏說,「這不是要不要接受的問題,而是有什麼差別?」他舉例,猶太人生在德國,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他說他是德國人,又不能說他不是猶太人,那他到底是什麼?。對於馬下鄉「直銷」,蔣友柏說,「最適當的行銷策略,永遠都是最直接的溝通」,馬英九這是最直接的溝通。蔣友柏曾說對國民黨、民進黨都有勝選的創意,如果國民兩黨都找他,誰會贏?蔣友柏笑說,「來了再說」。至於有沒有跟民進黨接觸過委託事宜,他不願證實,「就讓傳說留在傳說」。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