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陽高照下的日本東京六本木高級地段旁,一排長長的人龍正等著參觀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設計的美術館,這只是新開幕的多功能微型高級社區——東京中城(Tokyo Midtown),三萬坪華麗空間的一部分,安藤忠雄也只是在這裡立足的十五位大師之一。走上三樓,雪白的空間讓人頓時感到渺小,這裡正是彩妝大師植村秀的最新華麗冒險——「秀之聖境沙龍」(salon de shu sanctuary)。

一生只學一件技藝——彩妝,大師植村秀七十九歲還在展開新冒險——開頂級的美容沙龍,而且還是替男性服務的,植村秀是離經叛道還是另創高峰?

藝匠境界的問題很高深也很難回答,但是境界卻很實際地決定你的地位與收入,尤其是對以一項技藝為生的人更是如此。這對全台每年三十萬進入高職、專校,準備學一門手藝成為技職達人的年輕人,這個問題更顯得重要。

破,既有模式 認真觀察每位顧客的不同

「這個快速又便宜,很讚啦!」一位婦人對著剛剪完頭髮的老公直稱讚…不分男女老少,十分鐘理一個頭一百元,顧客、老闆都很開心,惟獨這家店的理髮師卻笑不出來,他們平均一天站八小時、理二、三十個頭,一個月只有三、四萬元的薪水。

場景轉到台北市仁愛路圓環的高級商圈,裝潢雅致的台北頂級美髮名店「斐瑟」內,Hook(蘇永福)是斐瑟的頂級設計師,高鐵董事長殷琪、上市公司老闆及政商名流都指名要他打理門面,剪個頭髮就要四千元,加上護髮、整燙,不花個萬把塊,很難走出斐瑟的大門。

同樣是理髮師,Hook拿著剪刀、花同樣的時間,與全台灣二十幾萬個理髮師做同樣的工作,為什麼他理一個頭的價值,別人要理四十個頭,這個四十倍的差異在哪裡?

對這個問題,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在全球十七國每三十秒就賣出一瓶潔顏油、二○○四年時更上繳給日本政府三.五億日圓所得稅的世界級彩妝大師植村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技藝有三種境界——守、破、離,這也是我的技藝哲學」,他在回答媒體問題時簡要指出。

守,就是採取守勢,只能守住師傅傳授的所有技藝,自立門戶後勉強守住飯碗。全台灣二十幾萬美髮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守住飯碗就已耗盡心力,根本無暇他顧,Hook能夠創造比同行多四十倍的價值,就在他多了石破天驚的「破」——打破自己、打破過去的驚人淬煉。

出生於馬來西亞的Hook,高中時就被父親送到台灣求學,但他不在正規學校發展,卻跑到台北市西門町的美髮補習班學藝,經過辛苦的三年四個月學徒生涯終於出師,但他沒急著自立門戶,反而跑到當時最頂級的「夢圓」髮廊再從最小的學徒做起,為了學最頂級的技藝,他不怕付出時間。

這個夢想終於在五年後實現,那時,他被香港頂級美髮集團「雪夢」來台北開的頂級美髮沙龍延攬為設計師,但這卻是他惡夢的開始,前五年根本沒有客人要指名菜鳥設計師,他只能枯坐冷板凳。

有一次終於有位客人指名要他剪當時最流行的赫本頭,他立即熟練地將練習無數遍的赫本頭基本款剪出來,沒想到這位女士的頭型與女星奧黛莉赫本相去甚遠,剪完後客人照著鏡子竟然尖叫一聲,「My God!」憤而離去。

「我不是照著師父的方法剪出完美的髮型了嗎?」Hook自問,這同時也是所有理髮師都遇到的問題,找不到答案,充滿了挫折,甚至一度想放棄這一行,但因為不甘心而繼續做下去。

Hook締造超越同行四十倍的價差

如果Hook沒有突破,他就像其他理髮師一樣,只能守住最基本的功夫,理一個幾百元的頭過日子,可是他最後終於想通了,「原來我根本不了解客人要什麼,也沒有真的去觀察每一位客人的不同!」Hook恍然大悟,同樣的髮型在不同的臉型、髮質上就有不同的效果。

他決定打破舊有的思考方式及技藝模式,簡單的說,就是打破自己的習慣!最難的就是在舉刀剪髮時忘掉舊有的技藝直覺,先仔細觀察客人的臉型、頭型及膚色,思考好了再動刀…

一切從客人的需求出發,熬了多年,Hook才從守勢找到突破點,他不僅打破自己的生涯瓶頸,也讓自己從一片守勢的理髮師紅海中脫穎而出,成為坐領高薪的頂級美髮名店首席設計師…

境界不僅可以影響一個人的命運,甚至進而影響一個產業的發展,隨著時代的快速改變,世界競爭的平面化,只守著熟練技術過日子的人都應嘗試打破經驗及知識的界限,向達人的境界挑戰。

破,業態局限 跨界訓練培養身體節奏感

國際彩妝大師植村秀的「守、破、離」三境界,「守」指的是學習吸收傳統並不斷錘鍊基本功;「破」則是在充分掌握傳統精髓的基礎上,不拘泥守舊,追求突破與發展;最後則是到達隨興而發,自由創作,形成獨特個性與自我風格的「離」的境界。

從實際的職業位置而言,「守」就是初階的黑手;「破」就是進階的達人;「離」就是最高階的一代宗師。這就是一連串自我修煉的過程,從黑手晉升為達人,就要歷經痛苦的突破階段,如果不打破過去的自己,抱著過時的技藝與心態,終有被淘汰的一天。

破,自滿心態 摒除達人心態才能持續升級

達人是一種心境,但是又不能以此自滿,如果自認為已至達人境界,反而距離達人愈遠。

長期研究「創新管理」的政治大學科管所教授李仁芳認為,目前大部分的技術工作者都停留在守的階段,以為只要把技藝練熟就可以暢行無阻,但事實上,要成為達人則要懂得歸零,如此才能有「破壞後再創新」的勇氣。

二十七歲時,植村秀只是一名電影化妝助理;四十歲時,他因創造一一六種前衛的藝術化妝方法,而被世界公認為彩妝達人;五十歲時他開始大膽創新,首創化妝美容秀、在東京設立第一家開架式彩妝專賣店,不斷創造驚奇。這三個過程剛好符合守、破、離的修煉過程,終於成為一代宗師。

「裝在頭腦裡的不重要的、不屬於我的、不該留的,就要把它統統清掉,丟師傅、丟材料、丟高薪,甚至連太極都丟掉!」朱銘在演講中指出,要懂得丟、而且要快速的丟才能成為一位出色的藝術家,否則現在他可能還在鄉下雕刻水牛藝品度日。

從藝匠變達人,年薪從百萬元增加到千萬元,從達人變宗師,收入超越億元。這是一生永無止境的修煉過程,只有永不滿足,才能達到「若即若離」的大師境界!(本文選錄自《今周刊》566期)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