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最近說,咱「母親」的名叫台灣,相信全台灣人沒有人反對,但是我們要問的是:咱的「父親」呢?他的名字叫甚麼?他在那裡? 

1949年國民黨撤退到台灣以後,帶來了大批的所謂外省人,包括官僚及軍人。本來以為幾年後就可以返回大陸,沒想到一晃60年,他們成了台灣新移民,從此在這裡落戶生根,養育出他們的「第二代外省人」。很多從大陸來的外省人娶了本省太太,生下了「新第二代外省人」,所謂的「半山」。這些「半山」,從小的母語是閩南話(福佬話),從小一起長大的親人大部分也是本省人,父親那邊的親戚,只有在父親發黃的照片簿裡、逢年過節拿出來祭拜的祖先牌位上、父親深夜的嘆息與酒後淚光中的口述,才依稀感覺出,在那遙遠的地方,隔著千山萬水,有著自己從未謀面的爺爺、奶奶、叔叔、伯伯。

 

國共的對峙近60年,割斷了這些外省人與大陸親人之間的臍帶,也造成了成千上萬外省人無法見到爹娘最後一面。幾十年來,本省人與外省人,篳路藍縷,共同把台灣從貧窮的邊緣,建設成為亞洲四小龍,成為一個令全民驕傲的民主法制國家。台灣能有今天的繁榮富足,無論本省、外省人,都有無法磨滅的功勞。

 

遺憾的是,自從民進黨為了贏得選舉,本已逐漸融合的的本省人、外省人,開始被分裂,嫌隙被擴大,從小在台灣長大的外省第二代,包括母親是台灣人的「半山」,都被劃分成外省人,更在選舉炒作時,被深綠民眾稱之為中國豬,被要求滾回從小就沒見過的中國!

 

我相信絕大部分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本省人、外省人、半山,都把台灣當成孕育自己成長的母親,保護她,熱愛她,離開她的時候想念她,為台灣的悲而悲、喜而喜。即令在兩岸恢復交流而到中國訪問的許多外省人、外省第二代,回到他們的家鄉祭祖,探望親人,但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台灣終老,畢竟這裡才是他們的家,才是他們一家人安身立命的地方!

 

如果說台灣是他們的母親,絕對正確,但是父親呢?父親是誰?他在那裡?

 

無論三百年前從唐山來的,還是60年前才來的,父親的父親的父親的父親,都是唐山來的。無論深綠的群眾與政治人物,如何否定,如何嗤之以鼻,除了原住民之外,我們共同的「父親」,就是那個千年古國、中土之國!無論那個父親是如何不堪,如何貧窮,如何令子女瞧不起,但是我們身上留著的血液,我們的DNA,都無法跟這個與母親分居多年,從來沒有盡過照顧母親、子女責任的「父親」,一刀兩斷!

 

這個「母親」及她的「子女」,也曾經被日籍「父親」收養了近40年,少數子女承認並接受這個日籍「父親」,學習日本的文化習俗,崇拜日本武士道精神,恨不得自己能生為真正的日本人,可是大部分的子女,還是堅持他們的父親不是日本人,而是唐山那邊那個苦難的、貧窮的、有血緣關係的「父親」!

 

我們可以閉起眼睛說看不到,可以遮住耳朵當成聽不見,可是我們的長相、舉止行為、血緣文化,都無法跟這個文明古國切割!現代台灣人承續了當年祖先為了避秦,移民台灣,渡過黑水溝所帶來的孔孟道德、傳統禮俗、宗教信仰,也傳承了閩南如泉州人漳州人的韌性、好鬥好賭的民族性,與動不動就「乎伊死」的嗜血個性 (否則如何解釋那些飆車族逢人便砍的瘋狂行徑?);也無法避免的繼承了壞的基因,如驕奢弄權、為富不仁、自私自利、死不認錯等等,也就是李敖、柏揚所說的「醬缸文化」。

 

為了選舉,可以大義滅親,可以否認祖先、羞辱祖靈。也可以說我們想自立門戶,想跟這個子女不認同的「父親」繼續分居,但是我們還是無法改變我們是華人後代的事實,也無法拒絕承認我們有這個「父親」的事實!因為無法適應,暫時拒絕接受這個想要改邪歸正、對子女示好的「父親」,我想是人之常情,分開那麼久,總是需要一段時間來磨合,來互相了解與接受。但是用羞辱「父親」、唾棄祖先、拒絕所有屬於這個「父親」的一切文化傳承,只會讓台灣人斷了文化香火,沒了根,成為一群沒有文化根底、到處漂泊尋根的浮萍!


                                                                                                           洛杉基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