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珠海的平沙工業區內,一艘五十九呎長的遊艇正準備下海試船,再過一個星期,這艘遊艇將運到美國西雅圖,交到微軟(Microsoft)副總裁之一、同時是EXCEL的總設計師Steven J. Hazlerig手中。在微軟總部裡,除了他之外,還有另外三位副總裁也向這家遊艇工廠下單,這家遊艇工廠的名字是:傑騰造船。


在傑騰造船的客戶名單中,還不乏其他赫赫有名的人物,包括波音飛機的前總設計師Dick John、星巴克資深副總裁Dave Olsen與美國最大有聲書公司Brilliance Audio總裁Michael Snodgrass等人。

傑騰是目前中國出船量最大的遊艇廠,至今年十月的出船量已達四十八艘,營業額約新台幣十一億元,這個數字,已逼近台灣最大的遊艇廠嘉信遊艇的十六億元,然而,相較於嘉信已是家有三十年歷史的老字號公司,傑騰,卻是個才成立八年的新公司。

傑騰為何能夠在八年內就竄起成為中國最大的遊艇廠?甚至,營收規模已直逼台灣的龍頭遊艇廠,它的第一個能耐是,敢走同業不敢走的路,而這條路的難度並非技術層次較高,而是,這是一條同業認為已殺到血流成河的紅海市場。

避開主戰場 幾無競爭者,得以快速成長

民國七○年代,台灣曾經被稱為「遊艇王國」,卻在八○年代跌落谷底,十年時間,台灣遊艇製造商從百家以上壓縮剩不到四十家,有超過六十家業者關門。原因是,當時台灣正處於工資與土地成本高漲的時期,也因此,碩果僅存的台灣遊艇廠,全走向生產高單價的大尺寸豪華遊艇。

正當台灣遊艇廠全面往大尺寸豪華遊艇發展時,民國八十八年才成立的傑騰,為何選擇走回頭路,開始搶攻小型遊艇市場?傑騰造船總經理陳弘文說,這塊市場,在八○年代曾是台灣遊艇產業賴以為生的根本,卻因為不敷成本,導致多數業者選擇放棄,反倒讓身為後起者的傑騰,能夠在幾無競爭者的局面下快速成長。

在三十年的老遊艇公司眼中,小型遊艇市場已無法繼續經營,卻為何在傑騰的手中重新翻盤?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傑騰有自知之明,由於清楚自己只是家後進者,因此,傑騰刻意避開同業已著墨許久的歐式遊艇市場,專攻於小型的美式遊艇開發。

歐式遊艇與美式遊艇的最大不同點在於,歐式遊艇的造價極高,動輒新台幣五千萬元起跳,由於其購買目的多半為展現富豪身價,用途也多是富豪舉辦派對,因此,歐式遊艇有兩個特點,其一,航行速度要夠快,因此引擎得使用較高檔機種;其二,奢華與精雕細琢的裝潢,因此,多半得仰賴老經驗的木工師傅,國內最大歐式遊艇製造商嘉信遊艇,其木工師傅的月薪都超過十萬元,領得甚至比公司總經理還要高。

搶先進中國 取得低勞工成本,打敗同業

反觀美式遊艇,其最主要的訴求為:海上的第二個家。因此,引擎毋須使用高檔機種,其裝潢也更重視居家化,與歐式遊艇的價差則達至少一倍。也由於兩者的市場區隔明顯,因此,在成本結構上也有極大差異,當中,最大的差異在於人力成本。歐式遊艇對人力的要求強調質重於量,雖然個別師傅的薪水極高,但由於歐式遊艇的造價更高,因此其人力占總成本比重僅約一成,低於美式遊艇的近兩成。

也因為如此,鎖定美式遊艇市場的傑騰初成立,即選擇在中國設廠,並且是台灣第一批赴中國設廠的遊艇業者,如此,可應付美式遊艇較人力成本占比高的特性,也能避開其他同業所遇上台灣勞力與土地取得成本高漲的不利因素。

然而,若以民國八○年代台灣勞力與土地取得成本高漲的時空背景來看,遊艇業西進中國設廠,談不上是一個難以下判斷的決定,為何傑騰能成為先驅者?

關鍵在於,要打造一艘遊艇,除造船本身外,還必須有眾多衛星工廠配合,在台灣遊艇產業跌到谷底時,當時的遊艇廠還來不及轉進中國,遊艇業的衛星工廠已自行找尋出路,不再以遊艇廠為唯一客戶,也因此,當遊艇廠有意赴中國設廠後,在考量中國的遊艇產業供應鏈不夠完整,只得打退堂鼓。老前輩的顧慮,讓傑騰反而能在幾無競爭者的局面下快速成長。

不過,選擇一條同業都不走的路,只不過是讓傑騰的競爭對手減少,但傑騰所經營的,畢竟是一條同業已放棄的路,這意味著,這是一條微利之途,傑騰是如何在這條微利之途上取得快速發展的機會。

拚規模經濟 模組化生產,時間省一半

陳弘文指出,微利得靠規模經濟來撐,要發揮規模經濟,就必須有極高的生產效率。這,又是一個與其他台灣遊艇廠截然不同的邏輯。

舉例來說,嘉信遊艇主力產品是一艘一百呎、市價新台幣一億六千多萬元的豪華遊艇,由於強調奢華,因此費工,同業生產同尺寸的遊艇只需九個月就能造成,嘉信卻是花上一年以上,然而,這也讓嘉信得享有較同業更高的獲利。

傑騰的生產模式卻大不同,今年至今已生產四十八艘遊艇,營收近十一億元,等於每艘遊艇的平均單價為二千三百萬元,單價雖然僅有嘉信主力產品的七分之一,每艘遊艇的造船時間卻只需六個月不到,且同時能有五艘遊艇同步建造。

台灣遊艇同業走的是精緻路線,傑騰則強調效率。雖然是截然不同的生產邏輯,反而走出自己的一片天。陳弘文指出,畢竟傑騰是後起者,加上又在中國生產,短期間內難和台灣同業在精緻度比拚,因此,必須要靠速度才能打天下。

高生產效率的關鍵在於,傑騰採用模組化生產。一般遊艇生產過程是,先將船身造好,再派工匠裝潢內部,尺寸不合就直接修改,裝潢準確度高,極適合量身訂做的遊艇,這是台灣遊艇業者的強項,傑騰則能同步作業,將工人分成兩批,一批製造船身,另一批負責遊艇內裝,製造時間可縮短一半。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造船系副教授陳宏鐘即指出,遊艇王國義大利能夠撐霸世界的原因就是,義大利船廠將遊艇內部裝潢分割成一個個獨立的單位,在工廠以人工精雕細琢每一部分,最後,再移入遊艇內部進行組裝,這種技術的難度頗高。

砸大錢投資 購精密設備,確保不出錯

生產模組化的難度在於,必須精算,若有一點差錯,則內部裝潢即無法置入船內。剛學習生產模組化時,陳弘文就曾碰上如此困難,當外部加工完成後,拿到船艙內拼裝,卻是拼到最後幾塊才發現尺寸沒做到精確,結果是,只能全部拆掉重新加工,「最高紀錄是一條遊艇拆了三遍,不只成本增加,還延誤交船期。」

甚至還因此造成傑騰團隊的內部不合,施工師傅認為是設計部門未能將內裝設計做到好,才會造成尺寸不合,設計部門則是怪木工師傅未按圖施工,為此,陳弘文整整花了三年的時間磨合團隊,在這段時間,傑騰總計出船量僅有二十八艘,然而因為尺寸不合而報廢的內裝材料,卻是將近二十艘遊艇的量。

終於,陳弘文發現,唯有投資,才能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走進傑騰東莞的遊艇工廠,與其說是一家造船廠,其實更像電子精密控制中心,當中光是電腦設備,就投資超過三千萬元,一台造價近千萬元的精密切割機,傑騰更是台商中唯一敢大手筆投資者,陳弘文還特別禮聘IBM前高級工程師駐廠,以確保同步作業不出包。

客製化服務 內部分割細,打造專屬空間

難得的是,在標準化的組裝工法下,傑騰卻還保留客製化的服務。傑騰的做法是,將遊艇像魔術方塊一樣切分為許多塊狀,例如一艘七十呎的遊艇,內裝即分成超過八百塊,由於細分到極限,也因此,傑騰才能保留給客戶打造專屬空間的選擇性。

過去,一艘遊艇統一使用一種木材,傑騰賣遊艇,則提供數十種材料供選擇,常常一艘遊艇裡有五個房間,就使用五種不同木材,以呈現不同的色彩與風格。

能做到如此的規模,陳弘文不諱言的說:「客製化服務與標準化製作是天平的兩端,傑騰能夠兼顧,是由於大陸廉價的人力,再搭配最先進的設備。」

然而,陳弘文也坦承,相對於台灣同業能走精緻路線,傑騰的員工素質仍有一段差距,也難怪,面對傑騰的崛起,同業嘉鴻遊艇執行長呂佳揚能自信的說:「中國在短期內仍不是威脅,台灣空間仍然很大。」

相對於嘉信等遊艇廠在台灣製造,卻能在世界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根留台灣」型產業,率先「出走」中國的傑騰造船,顯然已經趁著台商尋求轉型之隙,成功在對岸另闢蹊徑,而下一步,傑騰勢必會與台灣遊艇廠正面對決,屆時,將考驗傑騰在高效率之外,是否還可兼顧細緻度。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