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一個我每週準時收看的節目 - 超級星光大道。這個仿效美國American Idol的中文歌唱競賽節目,一直深受我們家人的喜愛。但隨著第一二季的節目進行,也讓一直是American Idol忠實觀眾的我,從台灣這個類似的節目中,看出台美文化的差異,而這種差異不只展現在超級星光大道的節目安排上,也巨體而微的凸顯出為什麼台灣社會如此混亂的原因。

寫這篇文章,起因於最近一位我個人頗為欣賞,也是公認最具冠軍相的星光二班參賽者梁文音,在PK賽中被挑戰者Alisa (高昱寰)打敗,因此淘汰出局。這跌破眾人眼鏡的結果,當然讓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觀眾感到失落。但接下來更令我難接受的是,據說,節目單位準備安排改變規則,讓梁文音敗部復活,這種傳聞,讓我想起對這節目從第一季以來的一些迂腐怪現象,與台灣政壇的亂象其實如出一澈,這種根植於我們文化中的濫情本質,正是造成台灣不會進步的原因之一。

1. 台灣缺乏Winners take all 「贏者全拿」的進步文化

第一季超級星光大道的冠軍是林宥嘉,但可能很多人都以為是楊宗緯,甚至更多人根本搞不清楚最後贏家是誰。因為製作單位把最後的那幾個人都一股腦地叫做星光幫,讓真正冠軍贏家失去了應有的獎賞與聚焦光芒。這種情況在美國社會絕不會發生!為什麼林宥嘉拼到最後,還要跟那些 losers(落敗者)一起分享榮耀?簡直莫名其妙。

在一個競賽中,最後贏家永遠只有一個,其他都是失敗者,這就是美國Winners take all的文化。

台灣缺乏這種獨尊贏家的文化,因此,台灣的政治充斥著老人家,演變成尾大不掉的老人政治,幾十年來永遠都是那幾個舊臉孔在翻雲覆雨。2000年大選,選輸了的連宋兩位,早該自動退出政壇,換些新人上來拼。失敗者不服輸,民眾應該唾棄才是。民進黨也一樣,初選選輸了的游錫堃、蘇貞昌,早應該自己退隱江湖,人民也不應該再濫情的給這些輸的人什麼舞台與同情,最後謝長廷會選蘇貞昌搭檔競選也是一種台灣無聊的濫情連續劇。

唯有贏者全拿文化的建立,社會才會淘汰弱者,快速的往前進步。

2. 台灣是一個情感永遠戰勝法治的矯情社會

星光一班的楊宗緯因為偽造身分證件被踢爆,最後退出比賽,雖然我也覺得他真的唱得很好,但他這種胡搞違法的行徑要是在美國,早就會被製作單位踢出比賽行列。美國的Amedican Idol第二季也曾出現一個唱跳俱佳頗具冠軍相的Corey Clark,在比賽中途的某一週就突然消失了,主持人只在節目一開始花不到30秒告訴大家,這位Clark先生因為填寫的報名資料中隱藏了他曾經有案底前科的資訊,因此就請他立刻走路,連道別的機會也沒有給他,這就是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

反觀台灣,楊宗緯偽造竄改身分證件,媒體與製作單位竟然不當它是一件嚴重的事,之後不只一再邀請楊宗緯到節目中道別、演唱,歹戲拖棚,甚至最後冠軍林宥嘉產生後,還不斷找楊宗緯出來干擾,讓人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最後贏家,也讓偏差行為者對社會做了極差的錯誤示範。好像沒了楊宗緯,台灣就沒有人會唱歌一樣。這種濫情的表現,真是與先進國家人民的態度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次梁文音被PK出局了,照原本設定的規則就是輸!這節目的目的當然是要選明星,但要是之前遊戲規則裡沒有敗部復活這回事,就不要因人設事亂搞。美國的American Idol是採全美民眾現場同步通訊票選,本來就有設計最後給評審救回一個它們認為優秀的參賽者的權力。但台灣星光大道本來就沒這規則,理應照規則走下去,不然這比賽是玩假的嗎?節目有責任來教育社會大眾,遵守規則、公平、公正競賽的重要性。要是製作單位矯情的救回梁文音,就算她最後贏得冠軍,這事件將跟著她一輩子,成為人生經歷中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這節目大概也就到此為止了。

梁文音若真是個經得起市場考驗的歌手,就算她被淘汰了,出唱片一樣會有人支持、一樣會暢銷。就像American Idol第二季的最後票選有2千4百萬人投票,結果Ruben Studdard僅以13萬票贏了Clay Aiken,但最後據電信公司統計,因為電信系統不堪負荷,漏掉的call將近有1億5千萬通。但規則就是規則,Ruben Studdard一樣贏了冠軍該有的榮耀。Clay Aiken雖然輸了比賽,但之後他的的唱片遠較Ruben Studdard暢銷許多,也證明市場才是對這些比賽的參賽者最終的考驗。

台灣政壇也是濫情超過法治,只要自己支持的對象涉案被判刑,就好相如喪考毗一般,殊不知台灣的政治人物大多是這社會最沒有生產力的一群人,說實話,犯了法或貪污,管他是誰,最好就抓進去關一關,支持者對這些政治人物有什麼好同情遺憾的!?就像馬英九跟陳水扁,真涉及貪污,就一起抓進去關個幾年,台灣沒有這兩個人,也不會沈下去,沒有什麼事是非要誰來做不可的!

3. 缺乏競爭個性,阻礙社會進步

從星光大道一二季參賽者的表現,也可以看出台灣年輕人缺乏競爭個性的一面。參賽的每個一人,彼此本來是競爭關係,誰跟你矯情的在那裡交朋友瞎攪和!?製作單位刻意營造出那種讓人看了矯情到極點的互相扶持畫面,好像參賽者不想要互相交朋友都不行。參加比賽本來就是要打敗對手,贏得勝利,淘汰對手應該高興都來不及,還哭個什麼勁。看到這群已經成年的台灣年輕人把競賽當家家酒搞溫情的表現,真不免擔心面對現代中國年輕人那種強烈的競爭心態,台灣在各種國際競爭場域不被吃豆腐吃到底才怪!

若我是林宥嘉,一定拒絕與楊宗緯同台,一定拒絕與其他losers(落敗者)一起上節目出專輯。
像現在被綁在一起的星光肉粽團,我看一個都紅不了,只有那個不跟他們玩在一起的蕭敬騰比較有機會闖出自己的局面。像楊宗緯就是笨,若他好好聽經紀人的安排,退出比賽之後就少跟那些星光班鬼混,自己走自己的路,或許唱片早就大賣了!

沒辦法,台灣很多年輕人喜愛搞怪之餘,卻鮮少有獨立自主的個性,總是喜歡大家黏在一起搞團體溫情互助會,這種人多成不了大氣候。

反觀這次打敗梁文音的Alisa (高昱寰),這個8歲以後就在美國成長的台灣裔女孩,有獨立鮮明的個性,站上舞台就讓人覺得這舞台就是她的。獨霸舞台的巨星架式,根本不是那群需要跟對手互相取暖、站上台表演還扭扭捏捏的台灣年輕人可以挑戰。希望這位打敗梁文音的Alisa從此之後就好好走自己的路,不要跟星光幫鬼混搞溫情,若是也被冠上星光幫就毀了自己的前途了!

缺乏競爭個性,是台灣社會不會進步的原因。就像台灣政壇,要競逐大位的那幾個人,都已經站到舞台中間,卻一點都沒有「這舞台是我的」那種霸氣。謝長廷、馬英九甚至不敢提出自己進步前瞻的主張,一下怕得罪東,又怕得罪西,總想做個面面俱到的騎牆派,完全缺少Leadership(領導能力)。殊不知要做一個國家的領導者,馬英九首要打敗的是國民黨自己,謝長廷首要擊退的是陳水扁!這兩個人贏得黨內總統大選的代表權,卻又想要固東固西與黨內一群losers(失敗者)搞溫情,馬謝兩人跟星光幫沒有兩樣,這種軟弱個性造成台灣不會進步。


結論

我個人相信制度勝過相信人,相信競爭才會促成社會進步,信奉贏家全拿的遊戲規則。我印象深刻的真人實境節目 - 川普主持的"The Apprentice"第四季,最後兩位非常優秀的參賽者Randal Pinkett與Rebecca Jarvis拼到最後,Randal贏得勝利。這時川普大老闆問Randal,他是不是應該同時也雇用Rebecca呢?Randal回答:"There is one and only one 'Apprentice' and if you are going to hire someone tonight, it should be one" "It's Apprentice, not Apprenti" (意思是,若你在這節目要選接班人,那就應該只有一個人。這節目是選接班人(單數名詞),不是選接班人們(複數名詞)) - 立刻拒絕了川普的提議,也讓一般人見識到真正具備接班人架勢的領導者該有的強悍態度。

照台灣人矯情的溫情邏輯,星光大道的贏家是不是會假惺惺的說:「對啊,我覺得大家都唱得很好,他們也應該得到冠軍。」

夠了,這就是為什麼一個超級星光大道比賽,沒有人知道這比賽出了什麼超級星光大道冠軍,只知道出了一群落敗者結合的星光幫而已。
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政壇不但出不了一個可以帶來前瞻與希望的領導者,反倒總是被一群失意政客集結成的幫眾集團把持而已。

這其實都是懦弱與濫情的文化性格所造出來的孽啊!

引用: http://focusontaiwan.blogspot.com/2007/11/pk.html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