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圖碼購併琉璃工房,文化才子變身科技業董事長

投影機大廠奧圖碼科技十一月三十日宣布,購併琉璃工房,奧圖碼原任董事長李有田擔任新公司執行長,張毅出任董事長,張毅堅信:「大賈不言商」,只要局面夠大,就不會被現況侷促……。

(採訪整理)陳雅玲

從台灣新銳導演,到文化創意產業琉璃工房執行長,再到光電科技公司琉璃奧圖碼新任董事長,張毅一路跌破許多人的眼鏡。在這次訪談中,他收斂起才子風格,雖然依舊自信,卻多了幾分審慎。做為一個未來必須對股價負責的企業家,張毅已經不只是張毅。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琉璃工房與奧圖碼合併為「琉璃奧圖碼」令人震撼。這個過程大家都很好奇,琉璃工房希望從這樁聯姻中得到什麼?

張毅答(以下簡稱答):
如果我們過於保守,是不可能看到大遠景的。我們也可以保守經營,但總會覺得:你還有多少時間?有多少人?這裡的人,他們是「跑道」畫定了,就會去跑,但要他們自己去畫跑道,他們就會比較審慎。

我們的期待很大,風險更大。與奧圖碼合作,彼此語言是一致的。那,我們就大家一起試一下。

問:你的夢想需要更大的資源去挹注,為什麼合作對象不是廣達林百里?他一直很重視文化。

答:
童話故事裡,小女孩在路上撿石頭,一路撿,一路丟,因為她想撿一顆最大的,最後卻什麼都沒撿到。我們並不會幻想要找最大的,我覺得觀念契合更重要。其實也因緣際會吧!我們從來沒有跟人談過這件事,琉璃工房博物館開始設立,博物館需要投影機,我們想找贊助的合作夥伴而發現奧圖碼。而張先生(張威儀,中強光電董事長)看到琉璃工房的發展,就鍥而不捨,一直跟我們談這件事。

切割文化創意產業 特定資金支持楊惠姍工作室

問:但是你以前講過文化創意產業不適合上市?

答:
其實文化創意產業真的不適合上市。但現在,我想辦法把它切開來。譬如,楊惠姍要走她自己的路,過去這對我們很難,因為琉璃工房的資源有限,想做的事情很多,她幾乎是一個人做四個人的事。與奧圖碼合併,這是我們第一道(強化語氣)要保住的。

未來,楊惠姍會是一個單獨的藝術家工作室,有特定的資金支持,這在合約裡面都載明了。保住了這一塊,我們再談未來在公司資源的運用上,誰來主導大的策略。

一般上市公司會有EPS(每股盈餘)優先的概念。今天,我面對的挑戰是:如果你覺得不該用這個方式看事情,那要用什麼方式?這是奧圖碼變成琉璃奧圖碼的原因。

做為可能要上市的公司,奧圖碼有必須達到的營銷、獲利目標。但做為一個品牌,它不是短期可以看到(成果)的。張威儀先生跟我說:琉璃工房二十年,在一些品牌、行銷上的認知,一定有你的道理。那未來,奧圖碼做為一個高科技的光電品牌,它還有哪些可能?

奧圖碼是一部分,回頭看琉璃工房,它有沒有可能拉開一個新格局?我們必須有別於一般上市公司的經營態度,文化創意產業不是那樣的體質,我們還是要看長遠。

我這麼幻想:在資金市場上,有沒有人要聽我的故事?我們看皮克斯(Pixar)的經營,它十六年來,抵抗迪士尼壓倒性的優勢而獲得成功,卻沒有人看它走了多遠的路。我們不能急躁的說未來一定怎樣,但要看長遠的布局,有沒有人會聽我的故事?

我以前很喜歡一句話:「大賈不言商」,局面夠大,不被小現況侷促。我不會以身去對抗所謂的資金市場,我有我自己的人情世故,面對奧圖碼的時候,我會用比較委婉的方式,去瞭解奧圖碼的可能性。

我當然對高科技的發展不可能很快熟練,但我相信,行銷裡面的人情世故是很重要的。

借重奧圖碼資源推動 人力交叉是好事

問:如果奧圖碼尊重琉璃工房文化,他們派一個財務長過來就行了,可是現在,雙方交叉的非常緊密,你過去擔任董事長,他們派人過來當執行長。為什麼需要這樣?

答:
在琉璃工房二十年中,我們的人力架構的確保持在一個「固定風格」的局限裡。二十年來,真的是邀天之幸,琉璃工房才有今天的局面。但是,當我們的布局要拉開的時候,很多部分我們照顧不了。

所以,如果和奧圖碼在人力上交叉,這很好啊。他有他的人力資源、國際行銷,他願意進來瞭解琉璃工房,以他們現有的網路,去接觸,去推動,為什麼不要?

問:你會要求他們也看歷史、看文學作品嗎?這是你一直堅持的。

答:
(笑)這兩天雙方的人開始接觸,我說琉璃工房品牌定位的故事,過去他們大概很少這麼深入、嚴肅的面對這些事。但我相信,他們都有市場行銷經驗,也都有他們的人情世故,我說的話如果是強詞奪理,我不覺得他們會同意。在這一個禮拜當中,我覺得很樂觀啦!

我自己總體的經營經驗,一以貫之,就是人情世故。如果人情世故通達,你就看到需求,就知道怎麼溝通,就可以把你的觀念,或是你創造的東西跟別人交流,自然就會有業績、有市場。

像我爸爸十七歲就在天津的日本伊藤忠(商社)做事,我從小看他的語言,是非常世故的,他對我的引導方式很奇特,他跟十個社長在「黑美人」酒家應酬,那時候我才六、七歲,就被帶去聽他們說話。事後,他會問我誰說了些什麼,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這後來變成我的習慣,朋友開玩笑,說我在餐廳吃飯,後面三桌人在說什麼我全知道。大概我聽到他說了兩句話,就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

我少年時代就愛讀文學,文學幾乎就是人情世故,那麼多人的生命經驗,的確形成心裡的價值!你如果能洞察這些事情,那就是市場。

問:對內呢?琉璃工房許多老員工,一輩子都在這裡,認同琉璃工房大家庭的特質,面對這樣一個結構性的改變,他們會不會不安?

答:
有,當然有。

問:那你怎麼處理?

答:
我覺得在那個不安不至於造成危機的時候,那個不安,是每個人都必須承受的。在人的生命旅程當中,如果他一點都沒有不安,那他不是個笨蛋嗎?(笑)在生命摸索的過程,大家都要承受摸索帶來的不安,就像摸著石頭過河!


奧圖碼小檔案

成立:2002年
品牌:Optoma投影機
母公司:中強光電
營收狀況:2004至2006年成長222%
市場地位:全球DLP投影機領導品牌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