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9 00:16
記者洪淑珠、林澄洋/高雄報導

兩位女蛙人傑出的表現,展現出女性不管是體能、耐力也可以跟男性一樣強,不過,你知道嗎?這兩位女蛙人過去可是長相白皙,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嬌娘,再對照現在的她們,皮膚黝黑,身材壯碩,可是截然不同,其中一位鄭之雅甚至說,看到以前長髮照片,她很擔心以後會嫁不出去。

堪稱是海軍陸戰隊最可怕的地獄周天堂路,共46名的男女蛙人在歷經六天五夜、平均只睡10個多小時的考驗下,儘管體力已經達到極限,還是得挑戰最困難的天堂路,也就是長達50公尺的珊瑚礁石,過程中士官長擔心隊員精神恍惚,還得不停地潑冰水要隊員保持清醒。

鄭之雅說,「其實有點感嘆,怕變不回去,太可怕了,以後不用嫁了。」

看著昔日照片,女蛙人鄭之雅感觸很深,因為過去她可是大學體育老師,一頭長髮,長相白皙,站在泳池旁跟著小朋友合照,笑容很甜美,可是不折不扣的大美人,不過,再對照起現在皮膚黝黑,身材壯碩,還全身是傷,這個改變真的很大。

鄭之雅表示,「那時候我是跟自己說,既然以前有練過,有運動過、訓練過,那來這邊,我一定也可以。」

過著克難的軍旅生活,陪伴著鄭之雅的貼身物品,除了待洗的迷彩服和兩雙軍靴外,加一雙藍白拖,沒有女性化的飾品、衣物,拋開一切從軍,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就是母親會擔心。

鄭之雅表示,「我媽媽看到我,拉著我的手,她也快哭了,她就問說你為什麼會變這個樣子?」

相對下,另外一位女蛙人徐郁婷,看看她高中時的照片,跟同學搞笑表情,還很前衛的打了舌環,她說會從軍來當蛙人,其實就是想改變自己。徐郁婷表示,「就是想挑戰自己,讓自己有個不同的回憶。」

高中畢業就自願從軍,徐郁婷說,手上戴著幸運帶,還是媽媽特定送的,為的就是希望她在軍中能夠平安,身體健康。徐郁婷說,「要從軍時,讓自己過的平安一點,不要讓自己受傷,對!」

桌上一張邁向自己夢想的紙條,兩位女蛙人的軍旅生活,一張行軍床就跟一般男蛙人沒有什麼不同,以薪水來看,底薪3萬2000元,升到士官加級1萬2000元,可以月領4萬4000元,但兩位女蛙人說,不是薪水而是自我挑戰想有個不同的。

堪稱是海軍陸戰隊最嚴苛、最沒有人性的天堂路,46名男女蛙人整隊準備接受最後的考驗。男蛙人赤裸著上半身,用肉身磨著咕咾石前進,由於這些隊員在歷經六天五夜的克難周訓練,只睡不到20小時,體力耐力達到極限。

 

 

鄭之雅堅持自我選擇 為自己創造璀璨事業
發稿日期:2007/08/23
下載新聞內容
    (軍聞社記者張雅潔專訪)「我認為這是一個行行出狀元的年代,所以說選擇什麼職業,對未來都是蠻有前景的,當初在經過多重的考慮以及詢問之下,我發現國軍對未來的升遷制度以及福利,對我們都蠻有保障的,所以我決定報考海軍陸戰隊。」前游泳國手鄭之雅,娓娓道出自己選擇當一名志願士兵的心路歷程。
     從小就是家中父母疼愛的掌上明珠,悉心呵護且全力栽培她成為游泳國手,在國內外大大小小的比賽中都是眾人聚焦的一顆星,除了優異的游泳成績,鄭之雅還是屏東師範學院畢業,且考有教師執照的準教師。
     有著如此優秀的條件,讓人不禁好奇問:「為什麼妳要投考女兵,成為陸戰隊的一份子?」鄭之雅表示,決定當兵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除了考慮經濟不景氣、流浪教師與游泳教練收入不穩定等因素,但最重要的還是希望自己能藉由國軍配套完善的志願士兵升遷制度,擁有一份穩定且未來充滿前景與希望的工作。
     有著清秀的臉龐,猶如鄰家女孩般親切笑容的鄭之雅,讓人有點難以想像她不但投身軍旅,更選擇在訓練比其他部隊更嚴格的海軍陸戰隊服務。儘管在家是個嬌嬌女,穿上海陸迷彩服後的她,不論在跑步、跆拳、刺槍、射擊等訓練卻一點都不遜色於男生,對自己的要求更是加倍嚴格,表現出巾幗不讓鬚眉的傲氣。
     儘管父母捨不得她在部隊受苦受累,一開始極力反對鄭之雅進入軍中,但她卻認為沒有甚麼工作是不辛苦的,部隊的壓力反而是協助自己成長的動力,只要以健康、正面的心態來面對,就能克服壓力、超越障礙。
     以游泳國手的身份投身陸戰隊,放棄令人稱羨的教師職業,成為國軍最基層的二兵鄭之雅,她十分堅定自己的信念與想法,以實際行動讓家人對軍中的工作放心,也挑戰外界的對她轉換跑道、角色的擔憂與質疑,因為她堅信:「態度才是決定一切成敗的關鍵!」
     近年來,有越來越多優秀的人才願意加入國軍志願士兵的行列,尤其從去年起,國軍具體落實兩性工作平權,不僅擴大女性人力運用,更為部隊注入一股新活力,而女性官兵在軍中的表現,也證明了女性在軍中與男性同袍相比,也毫不遜色。相信以鄭之雅的親身經歷,將可以鼓勵其他優秀的青年男女,選擇加入志願士兵,迎接挑戰、邁向成功,為自己創造璀璨事業,更為捍衛國防安全奉獻一分心力。
    

陸戰隊兩女蛙人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