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情人變朋友,只是延長自己的痛苦? ~失戀了仍做朋友,無疑是對敵人仁慈,對自己殘忍。
對方不再愛了,早點把他忘了不是很好嗎?為什麼還要逼自己天天去面對這個人,矯情的說「我們還是朋友」呢?
其實我們想做根本就不只是朋友!
在剛失戀的那一刻,誰還有心情交朋友?我們想要和對方繼續做朋友,只是不想讓這個人從我們的生活中完全抽離。
這有多傻呢?只是讓短痛變成了長痛。
我認識的一個女人就是這樣,她和交往四年的男朋友分了手,一時之間無法適應,便要求對方做不成情人,做朋友總可以吧!
她仍每天打電話給這個男人,偶爾約出去一起吃飯,一切看似和從前沒有兩樣,只是他們之間已不再有牽手之類的親暱動作,也不再有任何天花亂墜的誓言承諾。
女人一直以為,只要他們繼續維持這種關係,終有一天可以舊情復燃、重續前緣,但男人似乎並不這麼認為。
分手兩個多月以後,男人第一次自己主動打電話給女人,他告訴她,自己已經有正在交往的對象,他的新歡不喜歡他和舊愛走得那麼近,所以他們以後沒有事情最好還是不要連絡。
女人在電話中哭得肝腸寸斷,被拒絕、受傷、面對現實、止痛……的療程又要再重新輸迴一次。
那天晚上,她一個人在家裡灌了兩瓶竹葉青,隔天一大早,整間房子都彌漫著失戀的氣氛、嘔吐的氣味。
和分手的情人做朋友有什麼好處?只是去填補人家的空檔,讓自己一次比一次傷心。
要吐,就應該跑到那個男人的家裡去吐,所謂的「麻吉」,不就應該提供療傷止痛的免費服務嗎?
當他還能左右你的情緒,當你仍每天期待他的出現,當他仍然是你的寶貝,當你還記得他在你心裡及體內的感覺時,不要做朋友。
做朋友只是延長你的痛苦,給自己空間去編織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和奢望,讓自己頻頻回首前塵舊事,讓我們在一個人跌倒的時候,還妄想有人會扶我們起來。
在尚未死心之前,那個人那段回憶都只會令我們觸景傷情,我們又何必這麼苦毒自己、哪裡疼就往哪兒碰呢?
給自己一段真空的時間,或許經過歲月的洗鍊,自己和對方之間的情緣能夠柳暗花明又一村也說不定。


~~過去式的情人,可能是千載難逢的知己~~
坦白說,一個不完美的情人或許會是一個最完美的朋友。因為對曾經陪伴我們走過無數快樂和不快樂的時候,彷彿是我們成長的見證人,看過我們風光得意的時候,也見識過我們黯然神傷的時候。
茫茫人海中,哪裡還能找到一個像對方這麼了解我們的人?
從「環保」的觀點來看,這麼珍貴、這麼無可取代的東西,只「用」一次未免太可惜了吧!
即使當不成枕邊人,我們也應該好好利用一下對方的剩餘價值。
和舊情人做朋友不只是為彌補「知己難逢」的缺憾,有時更是為了現實層面考量。
瑞典有一個很有名的ABBA合唱團,原本是兩對夫妻組成的四人團體,但是這兩對夫妻後來都相繼離了婚,四個人嘗試各奔東西,沒有想到單飛後的人氣卻大不如前,只好一個個再度歸隊。雖然做不成夫妻,但還是可以做彼此最契合的事業夥伴。
或許有人會懷疑,兩個水火不容的情人分開之後,如何能平靜和睦的相處下去?
其實這道理很簡單。距離靠太近,人與人之間難免會產生摩擦,但若是各退一步,彼此之間反而只會剩下關心。
當對方是我們的情人時,我們很自然就會把大家想成是「自己人」,你的優點我跟著沾光,但是你的缺點也困擾我甚鉅,雙方休戚相關,很容易動不動就覺得受不了對方。
但是,做朋友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的優點是你家的事,你的缺點更是不關我的事,朋友之間那一點點距離,反而製造了彼此包容接納的肚量。
更何況,愛情的濃度會隨著時間變淡;友情、親情的價值卻會隨著時間增加。
一個曾經和我們朝夕相處、相濡以沬的情人,會是我們在世上最難能可貴、千載難逢的知己。

~~當愛已成往事,不如用祝福取代遺憾~~如果對對方還有感覺,就不要做朋友;沒了感覺,才好來做朋友。
人們說,「愛的反面是恨」,其實有什麼好恨的?愛情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只不過我們不幸恰巧是挨打的那一方罷了。
不管在愛裡碰了多少不愉快的事,那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把帳算在對方頭上,花心力去恨對方,我們只會更加忘不了對方。
當愛已成往事,與其抓著往事不放,不如用祝福取代遺憾。
對方是我們曾經深愛過的人,雖然結局並不圓滿,但我們仍祝福對方可以擁有自己想要的天空。
只有當雙方都找到各自的幸福時,彼此曾經共同經歷的這段感情才會顯得珍貴有意義。
愛的反面是恨,是因為怕自己不能不愛,是因為還沒有辦法把它完全放下。
放下,需要時間。曾經付出了這麼多,有誰能真的做到如此瀟灑?有誰能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真的愛過,就讓這份感情永遠留在正面,不要走到反面,也不要消逝化為冷漠。
我們來到世上走這一遭,目的不是為了替自己樹立仇人,而是追求並創造各種愛的可能。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