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王傑的朋友,以上天下海的精神,編纂出夠份量的紀念集,祝福他出道20周年,我相信大家心目中的傑哥肯定非常感動。

一個機緣湊巧,我被內地的朋友找到,希望能講一點話,談談我與王傑。

認識王傑真的挺久了。雖然我們只有工作上的接觸,早年唱片公司的作詞、企畫合作,後來廣播電台的訪問,不過就是這樣一些因緣,沒有什麼值得歌迷特別好奇、興奮的內幕。

但這樣樸素的因緣背後,卻對他和我的人生都有了重大的改變。

到現在我還清晰記得1987年時任台灣飛碟唱片公司副總經理的陳大力先生,找我去他辦公室的情景。他拿給我一個卡帶,告訴我李壽全簽了一個男新人,歌很好,人很有型。

簡單聽了幾首歌,拿著照片端詳,我表示同意。職業的行銷策劃心態使然,也有點興奮,覺得公司又要多一顆閃亮的星星了。

後來的事情就跟許多傑迷知道的差不多。「昨日的浪子,今日的巨星,明日的傳奇」這句我幫他撰寫的slogan,不偏不倚成為他一路走來的「文字CI」。我親眼見證了王傑的各種正面、負面新聞,在那幾年間,努力以飛碟唱片首席企劃主管的角色,幫忙在專輯文案、傳媒廣告、新聞發佈上,讓歌手的起伏變得更「平順」、更「美觀」。

直到職務異動,再到他跳槽台灣「波麗佳音」之後,就幾乎沒有交集了。

近年在「台北之音」主持帶狀廣播節目,有幸與老友數度重逢。變得健壯而言詞犀利的他,總給我熱情的擁抱。我們當然都知道彼此這些年有了不少變遷,但似乎總有種微妙的默契,牽繫著我們回到那彼此都還算年輕的歲月。

畢竟,我還是真實接觸過他、以及若干對他來說不可謂不重要的人事物。在他大紅之前,他去過我在新店的狹窄小屋;在他被很多工作人員認為「難搞」的時期,他對我總客氣而斯文;還有,在為數不多的聊天中,他總是願意儘量誠摯地表達外界未必清楚的對感情、婚姻的看法。

從「安妮」、「少年的心」、「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孤星」、「向太陽怒吼」、「為了愛夢一生」等膾炙人口的單曲,到合唱曲「美就是心中有愛」、「永遠不回頭」,再到迄今最近一次合作「靈魂有罪」(2004),有一首比較不知名、收錄在「恰克與飛鳥」作品翻唱合輯和「情願不自由」專輯(1995)中的「有失有得」,卻是我偏愛的:

河流慢慢忘記 我和它童年的記憶
縱然有再多燦爛的故事 不可能不失去
浪子總要回家 在老得沒有夢以前
如果你和我一樣怕寂寞 這裡還有點空隙躲雨

所有的感動啊 別讓時光偷走 人世無情現在看得清
有誰不在乎呢 外面風多大 戰鬥後我只想要輕鬆一下

No pain no gain 生命本來殘缺 永恆是什麼 幸福在何處
Rising and falling 緣起註定緣滅 何必再哭泣 浪費你的心

黃昏慢慢靠近 我和你的青春記憶
縱然有再多甜蜜的氣息 不可能不揮卻
種子總要落地 才會有這一片風景
心酸話只能說給自己懂 何必非要追問原因

如果從新來過 再用心來過 天翻地覆都不怕 在幻滅中成長

No pain no gain
All sun and no rain
If there is no pain
Do you gaiin
Oh come on now


這首歌必須經過人生一些風雨,才適合體會。相信王傑明白我寫這首詞給他的用意,也用它作為一份恆久的砥礪。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