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17 11:59:56

當然,關心選情,絕對會注意這個超級星期天。

我其實一開始沒有注意到莊國榮,我想他應該早就是謝陣營「黑名單」當中的一員吧。他的老闆杜正勝,不但在立法院教育委員會的質詢中頻頻缺席、怠忽職責,連謝陣營的造勢,也「行政中立」地一場都沒出現。把騎單車環島當成重要政績的杜正勝(下台後捷安特或美利達不知道缺不缺人?),至少有那麼一點微小的自知之明。於是我想,部長都不講了,主秘應該啞巴了吧。所以我在想,媒體看到他上謝場子的台,應該跟我一樣意外。

先看到的,是江霞。不知道在焦慮什麼的江霞,似乎被王朝敗亡前的車馬喧騰給搞的興奮不已。對她長久以來共事的演藝圈老同事,顯然再度以抹黑為己任。依舊是那個奇怪的邏輯,指稱挺馬的藝人都是國民黨花錢請的(這一點連陳明章也這樣說),是被動員的、是從2000年就被動員的。這話,江霞是不是從上個世紀就開始說了,我是懶得查。但顯然,上個世紀可以用的邏輯,這位綠朝成立後受惠最多的藝人,現在還想繼續用。為何?或許吧,對公視集團董座期盼?值得她消滅自己長年建立友誼與人際關係。

但江霞的話,我相信讓很多台灣人更堅定地要用選票教訓民進黨。這八年,不支持民進黨的台灣人,就不愛台灣的人;反對民進黨的台灣人,就是該滾回中國的人;公開站到民進黨對面的台灣人,就是被收買、被動員的人。台灣人,不能有自主性、不能有選擇權。法律上解嚴了,但民進黨這八年,卻判了所有對其有異議的台灣人,一個政治思想的有期徒刑!有人到今天還在說國民黨還能搞「黨國體制」,於是民進黨才執政失敗;從江霞再度告訴我們,台灣人是欠民進黨的,必須持續地坐這種政治思想的無形牢獄才能贖罪的狀況來看,民進黨這八年的,不才是生成了一個新的「黨國天下」嗎?

江霞的這段話後,再看到莊國榮那樣不堪的粗鄙穢言,我們就不會感到意外了!既然是坐牢的人,既然是思想與立場上被執政者判刑的人,有必要對其講禮貌嗎?本人可誅,其亡父更可鞭屍!莊國榮要道什麼歉?在江霞不斷闡述的理論基礎上,莊國榮是對的啊!有人說,莊國榮侮辱了女性同胞。拜託,在他的邏輯中,他哪裡有侮辱江霞這樣的人?他要幹譙的是馬英九、馬鶴凌,會感受到不爽的,只有江霞口中那些看到馬英九就吱吱叫、三三八八的女人!這些女人,在他們的定義中,都不是台灣人,都不是需要被尊重的人!

這些,正港的台灣人還不清楚嗎?我們努力地爭民主,居然有這些過往不知道過如何優渥生活的人,在我們創造政黨輪替後,替我們蓋了做無形的監獄。賜予他們上台的機會,怪怪,家就變成他們的了!我們要支持誰,他們竟然敢有這樣的抹黑與造謠,扣在我們自由的意志上。惡奴欺主到這等田地,台灣人還能忍受?

在江霞的論點上看莊國榮,我們也由此來檢視兩個總統候選人。馬先生昨天怎麼回應亡父受到莫大屈辱的這件事?「社會自有公評」!這句話,真讓我萬分佩服。

大家都還記得,當沈富雄在112後預估謝長廷的票數會難看到「回家找媽媽」時,謝長廷那種激動與委屈的大反應嗎?一而再、再而三地公開地強調他母親已經逝世,卻有人要這樣地做文章。再看到312的踢館事件中,謝長廷又是如何聲嘶力竭地訴苦道曲,不住地塑造自己是被迫害者的形象。相對於馬老先生在過世後,還要受到一個無恥無禮的狗官這樣的污衊,馬英九可不可以在此時此刻,大動作地反擊?我相信,在選舉最後時段的操作上、在312民進黨設局之後,馬英九若猛力回擊,大家可以認同;甚至如同他為踢館事件一再道歉一樣,支持者中一定有人會因為他這樣沈痛但相對輕微的反應而指責他不孝、懦弱!

但別忘了,過去八年,除了台灣人做選擇就得讓民進黨為我們戴帽子之外,我們還得忍受著極度莫名其妙的「當家鬧事」治國法!接受不了批評的政府,行政院新聞局長(那時這位子是謝子弟兵姚文智坐的)就要關電視台。更別說,執政黨的國會議員癱瘓議事之各項瘋狂舉動,跟陳水扁公然地挑釁人民,跟人民互嗆了。

馬先生幾次事件的處理表現,都展現了全民總統格局。「當家不鬧事理直氣卻緩」,這不正是我們失去了八年的「總統特質」嗎?馬英九用行動告訴我們,未來台灣將不會有如同過去那樣放火燒厝的當家人。唯有如此,他才能用心把台灣帶回正軌,跟世界的進步接軌。

面對一個時時分化人民、恐嚇人民,受不得一點委屈的謝長廷,你不覺得那根本就是陳水扁換了個頭套嗎?投國民黨神明不保佑,挺馬蕭的經濟政見要擔罪孽。唉,這樣的總統候選人,正是滋養江霞與莊國榮之流的培養皿啊!

 

轉貼網路城邦:http://blog.udn.com/zino/1702195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