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慣性 周雷沒有不能做的行情

過去有投信「長青樹」之稱的周雷,在闊別市場四年多後,再度重回沙場,擔任凱基投信總經理。走過輝煌歷史,周雷藉由長期經驗累積,帶領團隊將犯錯機會降到最低。他並以過來人角度,看新一代基金經理人常遇到的問題。

撰文/歐陽善玲

在投信圈,有位極為傳奇的人物。他是目前操作單一台股基金時間最久的紀錄保持人;在長達九年半、台股表現並不出色的歲月裡,他為投資人創造一八二%的報酬率。同時間,台股績效只有六%。所管理的基金規模,也從五億元成長超過七倍,達三十六億元。

五年前,他在績效維持領先的情況下,選擇暫別市場。很多人認為,那是投資人最大的損失。以前,跟他共事過的同事形容,「他是個非常冷靜的人」;現在,一同奮戰的夥伴描述,「如果別人想的是一星期後的事,他可以想到三個月之後。」

他的名字永遠跟「資深基金經理人」、「投信界的長青樹」綁在一塊。他惟一操作過的一檔基金,是保德信高成長。他同時也是金鑽獎史上第一位連續拿下「傑出經理人獎」的人。他,是周雷。

○七年十二月中,周雷正式走馬上任,擔任凱基投信總經理。在這之前,周雷的動向,始終是投信圈關注焦點。不少人好奇,老將重披戰袍,回到沙場,背後動機是什麼?

「我要出來,就是要做事、要做出成績。評估過後,發現凱基擁有母公司中信證券資源,福利待遇相較同業,也在中上水準,實在沒有做不起來的道理。」周雷說,自己以前也曾待過中信證券自營部,現在到凱基,也算是有淵源。他籌組自己的團隊,不到兩個月時間,現有的台股基金績效就明顯提升。

像凱基創星基金,半年前,在同類型績效排名還擠不進前二分之一;但近一個月,報酬率達一二%,排名第四,相對出色許多。走過輝煌歷史,周雷從單純的基金經理人角色,變成投信總經理。再次回到熟悉的舞台,現在,他看經理人百態,也因職務轉變而有更透徹的想法。

慣性一:跳槽頻繁/定期檢討制度留住人才

每年三月,基金經理人就有所謂離職潮。不論是績效好被挖角,還是績效差被炒魷魚,投資人都必須忍受經理人異動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周雷過去是基金界「從一而終」的代表,沒有受高薪挖角影響異動。但他認為,經理人跳槽是產業生態問題,可以理解。但避免經理人流動,是投信公司的責任。每階段檢討內部制度,才能留住好人才。

「投信跟IC公司很像,進入障礙低、資本額只要三億元就可以成立,且產業特色都是以人為主。」周雷解釋,投信公司兩大命脈,一是業務、另一個是投資研究,都與人有關。人的選擇,對公司來說非常重要。經理人也知道,基金戰場十分嚴酷,沒有績效,就會被淘汰。且想要轉換其他工作也不容易。

「經理人體認到工作生命週期不長、壓力又大,理應享有較高待遇。所以,公司提供的獎金制度、工作環境,是左右經理人去留的關鍵。」周雷說,就像電子業為留住人才一樣,投信也面臨相同問題。重點是,經理人只要盡心於自己的工作,就是對得起投資人。沒有適度地流動,人也會鈍化,未必較好。

慣性二:持股相互拉抬/判斷進出時機才是關鍵

除了經理人異動頻繁外,持股大同小異、相互拉抬,也是投信界積習已久的問題之一。

周雷以老一輩操盤人角度看這個問題。「以前,我們那個年代,上市櫃公司不像現在這麼多,經理人拜訪公司也比較容易。但現在不同,上市公司種類複雜。想要拜訪公司的法人,從券商研究員、投信投顧經理人都有,數量也增加很多。」

周雷說,初期上市公司還願意一批一批見法人,到後來,變成定期開放,時間選擇操之在受訪公司手上。所以只要敲定日期,又可看到一堆法人過去「聯合拜訪」。聽到的內容相同、時間一致,持股就容易有「共通性」。問題是,時機點及進出數量的掌握,仍要靠經理人研判。而持股同質性高,也是經理人的困難之一。

過去,周雷操盤以「長壓、重壓」風格,令人印象深刻。他也曾表示,為了追求績效,而短線進出、追高殺低,這種方式實在太痛苦。堅持不做「手握大筆資金的短線客」,周雷以低基金周轉率、長期持股,贏得市場掌聲。現在,他對短線操作則有一番不同見解。

慣性三:短線操作/看長做短回應盤勢變化

「如果經理人短線換股,是為了要高出低進、以績效考量的話,就有一定必要。」周雷認為,一般討論持股周轉率,其實也要搭配市場環境來看。例如,基金周轉率高,但大盤波動並沒有太大時,就可被檢驗。他強調,為追求較高的報酬率,經理人「看長做短」,或許有加分效果。但最重要的,還是經理人必須具備長期投資眼光。

周雷的投資哲學跟過去相比,沒有太大改變。「我的投資目標、眼光是長線,布局中線,操作短線。」他說,適度的堅持,是基金經理人的特質。不過,這樣的堅持,應該是深思熟慮後的想法,否則就變成了「盲目的堅持」。

舉例來說,經理人選股的時候,應有自己的一套看法。這些看法背後,則有很多條件支撐。如果經理人不隨著市場變化反應,調整對未來持股看法,那麼就是「盲目的堅持」,對基金績效將有不良影響。

「眼前行情隨時在變化,這些都是影響長線目標的『可變因素』,必須隨時納入考慮。」周雷說,操作短線的意思,就是要能保持高度彈性,第一時間回應盤勢變化。

與周雷認識超過二十年、凱基投信專戶管理部協理李梅蓮形容,「老一派操盤人,擅長技術分析。周雷待過券商自營部,後來轉到投信,是市場上少數技術面、基本面兼具的高手。」目前,中生代的基金經理人,全都死守以基本面為主的操作策略,忽略股市永遠是先行指標。

「周雷厲害之處,在他的投資眼光、嗅覺比任何人都超前。他有很強的預測能力,並實地執行。他能將自己抽離開來,看清楚事情全貌。」李梅蓮說,正因為他的想法走在前面,所以當下看起來不覺得特別。但一將時間拉長來看,就會發現他是對的。

面對未來行情,周雷認為,形式對多頭有利。「台股受到政治因素影響,基本面雖然表現不佳,但在兩岸開放的『政治承諾』下,包括營建、資產、觀光等類股,選後可持續表現。」他說,「政治承諾」指的是未來開放程度大,代表想像空間逐步落實。至於「想像空間」就很奇妙,與社會集體共識有關。

看台股後勢/第二季末布局面板族群

在這樣的情況下,預料總統大選前,行情震盪加劇,指數空間相對有限。至於選後、行情進入第二季末時,就可留意電子產業。預料屆時在電子股財報利空出盡、下半年旺季行情炒作下,有機會表現。其中,LED、面板族群長線看好,或可留意部分跌深及營收明顯成長的個股,搶先為台股中線布局。

不少經理人在行情混沌未明時,會抱怨沒有方向,或看不懂盤勢。但對周雷來說,經理人在任何時候,都要有因應操作策略,就算是以靜待變,也是一種方式。這或許就是老一輩操盤人所謂的沒有不能做的行情,只有不會做的人...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