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品牌、自製汽車,是很多台灣企業家的夢想,然而翻開這一頁歷史,卻沒有任何成功紀錄,面對嚴峻的汽車市場,嚴凱泰有機會改寫歷史嗎?

文/尤子彥

一個女股王,一個前經濟部長,一個外商汽車公司總裁,三人最近同時出手,幫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打造一輛超級大車。

這輛大車,不但是嚴凱泰的夢,也是台灣汽車業多年想要「為華人汽車裝上輪子」的另一個大夢。

二月二十七日,股王宏達電發布新聞稿,斥資三十三億元,與裕隆聯手在台北新店蓋研發總部,一向低調的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要和嚴凱泰聯手進軍汽車電子領域。

就在三天前,二月二十四日,嚴凱泰低調現身對岸杭州蕭山臨江工業區,與當地政府簽約,準備開出十二萬輛產能的整車生產基地,這個規模與裕隆三義廠產能相當。早在去年七月,大陸也傳出嚴凱泰入股浙江中譽汽車廠的消息。估計裕隆總投資已超過百億。

嚴凱泰一步步下棋,不只製造,他更積極網羅業界第一好手加入計畫。去年七月,前行政院副院長及經濟部長的林信義,回鍋出任裕隆汽車董事,就在離開裕隆七年又兩個月之後。

農曆大過年前的一月二十一日,原本任職福特集團高級車品牌事業群(PAG)中國區總裁的胡開昌居然也現身新店裕隆辦公室,出任嚴凱泰的顧問,更是跌破業界眼鏡。

一連串看起來節奏緊迫的大舉收購徵才計畫背後,嚴凱泰到底要做什麼呢?

裕隆總經理陳國榮揭開了這個神秘面紗,他說,「裕隆要做自主品牌。」

困境:內銷創二十年新低 王永慶也被迫放棄汽車夢

自主品牌是唯一突破台灣汽車市場困境的對策。台灣汽車業到底有多艱困?去年台灣汽車市場新車銷售只有三十二萬輛,創下近二十年來新低,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台朔汽車也都吹起熄燈號,「以目前市況推斷,今年連要達到三十萬輛的機率都不大,」台灣本田社長鈴木良幸悲觀的認為。

反觀對岸,大陸汽車業銷售卻迭創歷史新高,去年一年大陸的新車銷售量高達八百七十九萬輛,是台灣的二十七倍,二○一○年市場規模更上看一千萬輛。

要用什麼方式突圍?台灣汽車業製造一哥嚴凱泰看來比誰都著急,最近九個月他不斷出招,目的就是要迅速打造出第一輛可以行銷兩岸的「嚴牌車」。

翻開二○○一年第七一九期的《商業周刊》曾經報導「馬自達從前途無『亮』到異軍突起」,映入眼簾的是當年擔任台灣馬自達總裁胡開昌與總經理曹中庸意氣風發的合照,他們以不到三年的時間,締造馬自達品牌市占率從○‧七%翻了兩番到二‧三%的銷售傳奇。這同時,嚴凱泰也正在對岸打天下,裕隆與大陸東風汽車合資成立的「風神」汽車,也同樣呼風喚雨,風神第一年就獲利賺錢,讓嚴凱泰對自己精準的投資眼光頗為得意。

然而,此情此景不再。七年後,胡開昌雖以馬自達戰功升任福特PAG中國區總裁,卻因福特總部宣布停止PAG運作,提早返台辦理退休;而嚴凱泰也因風神太風光,母廠日產直接跳過裕隆與東風合作,順勢收割裕隆的大陸市場,嚴凱泰好不容易到口的肥肉,就這樣眼睜睜的失去。

突圍:創自主品牌拿發球權 不讓打下的市場被人收割

兩人儘管上對了棋盤,卻也都下錯了棋,風光這件事,對他們的汽車人生來說,反而是一步險棋,一切只因為他們都沒有自己的舞台,沒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品牌。

三月五日,胡開昌首次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表明,「這個退休完全非我原先的預期,」沙場老將發現,自己人生的棋局,竟是如此無法掌握,就算他能總管JAGUAR、Land Rover以及Volvo福特集團三大豪華車品牌兵符,但福特底特律總部去年五月間決定出售JAGUAR、Land Rover後,PAG存在的必要性,竟一夕瓦解。

不只專業經理人有志難伸,身為台灣汽車業一哥的嚴凱泰也飽嘗仰人鼻息的滋味。二○○三年十一月,裕隆與日產進行分割後,以為終獲自由身的裕隆一度與通用合作,但卻依舊引起日本人不悅,加上通用別克品牌國產計畫的銷售成績不如預期,與上海通用的合作計畫更遲遲未能開展,在在都讓嚴凱泰深刻體會,品牌與核心技術掌握在別人手中的痛苦與難為,他不得不開始思考走自己的路——自主品牌。

這個所有汽車人都放棄的大夢,「嚴先生敢付諸行動,讓我對裕隆改觀,」胡開昌說。

回顧台灣半世紀的汽車業發展歷程,談自創品牌嚴凱泰絕非第一人,但卻不乏失敗例子。

去年十一月才吹熄燈號的台朔FORMOSA品牌,即讓人記憶猶新。經營之神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耗時九年,打造的兩岸大汽車廠美夢,終究因缺乏自行研發能力、品牌不被國人認同,不得不面對汽車夢幻滅的下場;嚴凱泰的母親吳舜文二十二年前也曾傾集團之力,打造飛羚一○一,也因缺乏後繼車種宣告落幕。

熟悉國內汽車業發展的前經濟部次長尹啟銘指出,雖然沒看到嚴凱泰真正的自主品牌藍圖是什麼,但以台灣汽車產業的實力,裕隆要靠一己之力打造品牌,「成功的可能性有,不過難度很高,」他說。

尹啟銘分析,自主品牌有一道道天險。被Benz、TOYOTA把持的全球汽車產業,採取統合研發、設計、生產到品牌行銷的垂直整合模式,不但戰線長,比技術更比經濟規模,就算能做出一輛車,還必須有能力發動國際行銷戰。

挑戰:僅兩成同業看好 對手遍布下,如何卡位?

自主品牌最難的天險,就是市場。裕隆的「嚴牌車」可以攻下關鍵的大陸市場嗎?

台灣本田協理魏國志說,大陸市場在本土車廠與通用、福斯等全球集團長期耕耘下,供給面早已出現劇烈變化。在兩岸經營福特品牌的九和汽車總經理陳貽彬也指出,若主攻低價車市場,大陸早被奇瑞、吉利等當地車廠盤據。中國江鈴汽車總裁陳遠清也認為,裕隆此刻重新布局自主品牌進軍大陸市場,時機上來說相對已晚。

大陸市場已站滿了對手,裕隆這一役,業界只有兩成認為有成功的機率。

如果有勝算,勝算在於嚴凱泰從汽車電子領域切入發展自創品牌,豐富的電子配備,是新車最大特色。

除宏達電專攻行車電腦研發,億光專注高亮度LED車燈設計,連軍方色彩濃厚的漢翔航空,也將戰鬥機上的訊號線傳技術與電子導航系統,以專案合作方式進行技術移轉。

儘管大部分同業並不看好,但為了台灣汽車自主品牌最後一役,嚴凱泰仍卯足勁衝刺。在裕隆三義廠內,三款「嚴牌車」已開始進行奔馳測試。這輛由女股王、前經濟部長、外商汽車公司總裁,與嚴凱泰共同打造的大車,仍預定在今年底正式上路。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