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房和二房的微妙關係,讓林鎮弘注定被一步步架空,連最後一塊舞台都被拆掉。這一次,他要要回他的董事席位。

採訪/林宏達、溫建勳
整理/林宏達

聽到大同集團董事長林蔚山批評「壞人一定會得到報應的」,林蔚山同父異母的兄弟,前華映董事長林鎮弘也不客氣的對號入座:「我跟胡先生(指胡定吾),就是他說的壞人!」

二○○三年,他接任華映董事長時,還經常和大房長子林蔚山,長媳林郭文艷一起出席公開場合,三個人笑臉盈盈。為什麼五年後,笑臉相向的兄弟,卻變成互相提防的競爭對手?

經過多日約訪,四月七日,在晶華酒店十九樓的商務中心,林鎮弘終於接受本刊獨家專訪。談這次他為什麼要收購股票,進入大同董事會,挑戰以林蔚山、林郭文艷為核心的大同董事會的遠因。

林鎮弘身高一百七十多公分,他不但熱愛打高爾夫球,還喜歡音樂,興致來時,還會在家裡彈平台鋼琴,唱歌給朋友聽。但經營上,仍不如同父同母的哥哥林鎮源出色。

在大同,大房和二房很少往來,林鎮弘卻是少數的交集。像二○○三年時,原華映董事長二房次子林鎮源因為和大房不合,憤而辭職,當時林挺生與林蔚山就找上林鎮弘出任華映董事長。在他接手前,華映的營運直接向林挺生報告,他接手後,則是直接對林蔚山和林郭文艷報告,「每件事,只要他們不同意,我就不能做,」林鎮弘說。

林鎮弘的經營風格,評語很兩極,他接手華映後,華映展開非常積極的擴廠計畫,剛上任時,林鎮弘經常早上六點就到公司,在他經營期間,華映的產能從二十萬片擴張到兩百萬片。但也有大同員工舉證,他開除建議自製便宜設備的員工,花大錢向外採購設備。甚至有媒體報導,他離開華映的原因之一,就是把所有次級面板的銷售權,交給他在外設立的子公司。

儘管,林挺生力行嫡長子繼承的觀念,把集團最重要的幾家公司如大同等上市公司,都交給長子林蔚山和長媳林郭文艷經營。然而經營華映的二房對大房始終有威脅,華映雖是子公司,但規模更大,資本額是大同的兩倍、營業額是大同三倍,又手握四百億現金,林蔚山不可能放心把這個位子一直交給他。因為在財力上,華映如果要反過來買下大同,輕而易舉。

採訪中,林鎮弘清楚描述,他如何被有計畫的削減權力,最後只剩下一個虛有其名的董事席位。這一次發動股權大戰,他不想再當個事事聽話的好弟弟,他要要回屬於他的董事席位,打破大同一言堂式的封閉決策模式,正面迎擊,以下是專訪內容:

他要我下來,我就默默的走,但又想,我是他這麼大的敵人嗎?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去年為什麼突然辭去華映董事長的位置?

林鎮弘答(以下簡稱答):我到華映的時候,產能是每月二十萬片,我走的時候,產能是每月兩百萬片,去年跟今年能賺錢,是我在的時候就已經架構上去的。我三月底下來,四月就賺錢,第二季賺錢,第一季就已經看到了,當時他(指林蔚山)還要我下來,我的心就已經涼了。就像你跟一個小孩講:「爸爸不要你,爸爸要把你丟到別的地方去,」他會覺得奇怪,可是他會說:「不行,我要吵嗎? 」

我就默默的走,但走了之後又想說,怎麼會這樣子……,難道我是他這麼大的敵人嗎?(面露不可置信)。以前我們跟客戶一起打球,一起跟客戶吃飯,兄弟在一起的時候,中間插了一個人(指大嫂林郭文艷),總是怪怪的(苦澀的乾笑)。

問:你原本就是大同董事會董事,為什麼從自然人代表變成由公司指派參加董事會的法人代表?

答:這分兩個原因,要接華映董事長本來就是要法人派,大同我本來是當了二十二年的自然人代表,但是從二○○三年開始,把我跟林蔚東變成法人代表。現在大同董事會裡只有兩個自然人代表(指林蔚山和林蔚山的母親林陳秀鑾)。

董監改選都是三年一次,我們上屆選的時候都是自然人,選了之後隔了一年,他(林蔚山)來找我,說希望把我變成法人派,為了這個事情他也跟我談了一下,他說為了方便公司管理,希望我配合,我一開始也覺得有點怪怪的。

問:你為什麼願意接受?

答:過去他(林蔚山)都幫我安排成法人代表,讓我感覺不用擔心,只要聽他的話就好,但是現在又請我辭掉,讓社會大眾、股東支持他……(沉默不語)。公司運作應該是要有一個機制,有一個制度。

華映擴廠,全部都他們同意的,他們不同意,我就不能做

問:為什麼華映會被大嫂拿走?

答:父親在的時候就是說,華映交給你經營,但大同占二○%的股份嘛,他就全部掌控啊,他都是法派。

問:不是說華映歸二房?

答:沒有這樣子,沒有這樣子。華映比總公司還要大(編按:華映實收資本額九百三十七億元,大同實收資本額只有四百四十八億元),華映要過來把大同買掉,那很快,你在大同看到一個子公司這麼大,一定要用法派的嘛!

以前林鎮源(林鎮弘的二哥)是自然人,林鎮源在的時候,是直接跟我父親報告,我就不一樣,我來的時候已經……比較沒有辦法,每個月要跟大哥大嫂開經營檢討會報,我在做,其實他們都在看,你藏都藏不住,都是按照規定的,我在大同二十幾年,每個月都開經營檢討會,我幾乎沒有一個動作是可以說,「好,我跟你合作」,(問:包括擴廠也是?)全部都是他們同意的,只要他們不同意,我就不能做了。

問:辭去大同董事之後,是你找胡定吾合作嗎?

答:我辭了董事之後,胡定吾我們私交也滿久的,我去年九月、十月先打了幾次電話請教他,這方面可能他比我專業一點,share(分享)一點意見,關(指關恆君)剛好跟他有其他的關係,剛好是這樣子。

法人代表是沒自主權的沉默董事 所以他聽的都是「棒、棒、棒」

問:你為什麼去年辭掉董事席次,現在又要選董事?

答:他們身在其中認為自己很好,他們認為他們的董事、監事都經過討論,但是法人代表都是公司指派的,只能當個沒有自主權的沉默董事,所以我去年八月就把大同董事席次辭掉。所以現在他聽到的都是「棒、棒、棒,這個做得對!」做得不對的就說,「時候還沒好!」如果還不好,就說「還要更多時間」。

最近證期局管得比較嚴格,董監事簽字要負責,大家會比較緊張,如果是自然人代表,你簽同意,出了問題就要找你。本來大同的自然人董事還有林蔚東跟我,換了之後,我想他們是要抓權。如果是自然人董事,要換人要經過一定的程序,比較獨立自主,一個公司應該要按制度來,我們進去才會有較正常的一個機制。我希望能引進更多外部董事。

問:所以你的計畫是引進更多外部的人才?

答:如果一席,我自己做,如果兩席,當然要找外面的人才。

問:林蔚山說,做壞事的人一定會有報應,這是針對你嗎?

答:這是情緒話,他人是很溫和的(停了一下,表情無奈),但所有只要跟他那個的都是壞人啦,包括我在內,包括胡先生在內,都被他列為壞人。我常在想,大同是不是沒有辦法按照國家的法令運作,我只是依法爭取參與大同經營的權益,希望引進外部董事,大同已經七年沒分配股利給股東了,這總是不爭的事實吧。這種依法參與經營的權利,你也有呀。

問:你現在的重心,都放在爭取外資?

答:外資也不容易,一般外資都會支持公司,不支持公司的,你還要開會寫報告,為什麼你要支持市場,要外資支持市場並不容易。

問:有人說,你手上的大同股票其實都賣光了?

答:我手上的持股一直都在,就是父親給我們每一個兄弟○‧二九%的大同股權。

問:聽說你的目標是三分之一席次?

答:(笑)我也可能會麵包(指一席也拿不到)。

*林鎮弘小檔案
出生:民國46年
學歷:南加大電機碩士
經歷:大同執行副總(主管重電部門)、前華映董事長
現職:目前無任何職位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