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偶像,大概誇張了點,不過,邱義仁過去長期是我佩服的人。作為一個政治團體,新潮流算是真有組織、有主張,更有實踐策略與手段,團體因此不斷茁壯。邱義仁作為派系中主導理論思維和發展策略的靈魂人物,當然功不可沒。 

 

打開收集多年的陳舊剪報,近二十年前媒體是這樣認識與報導邱義仁的

 

為了替理想政黨雛型奠基,邱義仁化筆為力,以口為劍,統領新生代單挑黨外公職主流派,企圖掃除公職掛帥的政治倫理,打破寡頭領導的政治秩序,嘗試扭轉黨內的『大阿哥』心態 

 

他不折不扣是位成功的社會運動家。樸實無華的穿著、溫儒有禮的性情,讓他為各階層弱勢者輕易接受」(〈反對運動的小太陽-邱義仁〉,《自立早報》,1988319日) 

 

他總是希望臺灣的反對運動能擺脫人情世故,而建立出一套尊重體制、有利全民的反對運動理念」(〈執意建立反對運動理念 邱義仁心甘情願為台獨運動坐牢〉,《自立早報》,1991419日) 

 

贊同他的人認為,他是黨外的『防腐劑』,使黨外領導階層不敢腐化、營私,但習慣黨外傳統思考模式的人,則無法適應邱義仁這種重『是非』遠過於重『利害』的政治評論方式」(〈邱義仁-四一七抗爭中的舵把手〉,《自立晚報》,1991421日) 

 

某位一度跟我同屬一個運動團體的「前同志」,也曾不斷地跟我提及他的邱義仁經驗邱熱情、有感染力,能帶給團體與追隨者明確的目標,與他相處如沐春風。言下之意是,我遠不及邱的百分之一。我相信,這絕對是事實。 

 

二十年後,這樣一個邱義仁竟成為深陷政府空前醜聞的被告。剛剛看報紙,海巡署已經向全國海巡安檢單位通報邱義仁的相片與資料,嚴防他偷渡出境。邱,幾乎淪為通緝犯般的待遇。 

 

一部邱義仁的從政史,其實就是一部臺灣反對運動領導層的墮落史。 

 

當年的新潮流主張「全盤改造臺灣的政治經濟社會體制」,要「讓人民不只能夠參與政治領域的決策,同時,在社區學校工廠家庭及企業裡,每一個成員都有權利參與他那個團體的決策,讓民主可以落實至草根組織,讓民主成為日常生活的原則」。他們說,這才是台獨的真意,而「台獨運動的主體是勞工、弱勢者與中產階級」(《到獨立之路-新潮流與台灣獨立》)。邱義仁斬釘截鐵地說過如果民進黨已清楚地表示要支持資產階級,那麼我想新潮流會離開民進黨」(〈民進黨台獨運動與邱義仁〉,《首都早報》,1989516日) 

 

結果,被舊體制全盤改造的是邱義仁、是新潮流、是民進黨。邱義仁的確是離開了民進黨,不過是因為醜聞,而不是因為理想,理想早就離開了他。 

 

有人說這是道德操守問題,有人說絕對權力帶來絕對腐化。 

 

我想,片面強調「務實改革」,實際上遷就現實,忘了「改革」。在過程中變的只見「利害」,忘了「是非」,理念原則讓位於權力交換,派系、小集團的利益凌駕於整個運動的利益之上。這些,恐怕正是邱義仁悲劇的源頭。 

 

我也相信,這樣的悲劇,還會不斷地在其他政治人物身上複製,因為要讓政客懂得學習教訓、牢記教訓,實在太難。

 

 

 

 

 

 

 

 

 

 

 

 

  

 

http://blog.udn.com/linkage1938/1846205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