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eam老闆單車隊,帶台灣衝上高級車市場

有人心臟動過刀、有人斷過韌帶,有人六十歲才第一次踩上踏板,A-Team曾透過團隊力量扭轉台灣自行車產業夕陽化劣勢,如今,再次發揮團隊戰力,完成無法企及的目標。

文/尤子彥

頂著南台灣仲夏驕陽,三十六度高溫,豆大的汗珠一顆顆滾過六哥公司董事長陳正忠胸前開刀縫線。他去年五月才因心肌梗塞,動過心臟繞道手術,此刻,卻咬緊牙根,死命的踩著腳下的單車踏板,征服連續二十一公里上坡,朝南迴公路海拔最高點壽卡前進。儘管放棄的念頭不時浮現在腦海裡,但陳正忠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這一段路要撐下去,因為前方有A-Team(台灣自行車協進會)的夥伴們正等著替他歡呼。

他們是半百勇士 專注攻頂,渾然不知咬斷牙

這是一支由台灣二十一家自行車產業大老闆們,所組成的A-Team千里環島車隊,出發後第六天途經此行難度最高路段的場景。去年,這二十一家公司總營業額達三百億元,占台灣自行車產值的七成以上。而這支環島車隊,不但締造國內號召最多董事長、總經理們並肩單車環島的紀錄,對這些大半輩子投入自行車產業的A-Team會員來說,更是一段自我極限挑戰的難忘歷程。

「我現在終於能體會,咬牙切齒這四個字的真正含意。」在隊友加油聲中,陳正忠衝破撞牆期,成功攻上壽卡,但當他接受速聯總經理高翔的熱情擁抱,大腿最後一根肌肉放鬆下來時,才驚覺因為攻頂時只顧使盡全力,竟把上排門牙的陶瓷假牙給咬斷了!原本對身體狀況沒有十足把握的他,不敢相信意志力竟把潛力全都逼出來,但陳正忠更想說的是,「要不是有A-Team團隊,這輩子是絕不可能攻上壽卡這個山頭的。」

和陳正忠一樣說這句話的,還有右膝因前十字韌帶斷裂也曾開過刀,被醫生宣布不能再做跑步運動的建大工業總經理張宏德。

而最讓A-Team隊友們感動的,是環島隊伍中唯一女性騎士,生產高級自行車座墊的維樂工業董事長余彩雲。

年過六十的她,這回為了不成為環島行的缺席者,去年十一月才生平第一次跨上每天生產的自行車座墊,用妹妹在後面幫忙緊抓的土法煉鋼方式上路學騎單車,好不容易學會直線前進卻不會下車,摔車肯定是家常便飯。為了不想讓女性成為她無法騎完全程的藉口,個性不服輸的余彩雲,更利用今年農曆大年初一到初五的年假,在苗栗山區一三○縣道進行自我特訓。余彩雲苦練騎車的甜美果實,就是在A-Team環島車隊經常領先。

陳正忠、張宏德、余彩雲,在A-Team團隊夥伴相互激勵下,完成原本不在人生規畫中,也是憑一己之力不可能征服的旅程,與其說A-Team是一個自行車業的同業聯誼團體,不如說它是一個「撞牆團隊」來得貼切。

正如這趟單車環島行,必將成為這群老闆們人生的新里程碑。二○○三年由巨大、美利達國內自行車業兩大龍頭號召成立的A-Team,也是一個透過團隊成員彼此激發,攜手衝過台灣自行車業撞牆期,讓產業徹底脫胎換骨的夢幻隊伍。讓一度差點被連根拔起移到對岸的台灣自行車產業,沒有像雨傘、製鞋等傳統製造業從島內消失,更讓台灣成為全球高單價自行車的新生產基地。

他們是自行車業老闆 為挽救空洞化危機組成團隊

根據經濟部國貿局統計資料顯示,台灣自行車產業整車出口平均單價,二○○○年首次突破一百美元大關;巧合的是,A-Team成立後,這條曲線開始急速陡升,出口平均單價從二○○三年的一百五十美元成長至去年的二百二十二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千八百元),四年間整整成長五成。對照國內筆記型電腦代工業同時期整台電腦平均出口單價,從六百九十美元持續下滑至去年第四季的五百二十二美元,自行車產業朝高級化轉型的成績單更顯亮麗。

「A-Team籌備成立那一年,對台灣的自行車產業來說也是撞牆期,撞的還是道銅牆鐵壁,」參與A-Team催生的創會會長巨大總經理羅祥安說,當時正是台灣製造業加速移往中國的高峰期,自行車零件供應商一家家移出台灣,眼見在台灣有超過三十年發展根基的自行車產業,幾乎是面臨被連根拔起的危機,業界如果無法積極尋找解決之道,整車廠早晚會因零件供應體系外移縮減生產線,釀成產業空洞化的惡性循環,步上曾是執全球自行車產業牛耳的日本後塵。

於是,在巨大董事長劉金標與美利達董事長曾鼎煌奔走下,找來總共十三家自行車同業組成A-Team,希望透過成員間彼此共同分享管理與開發經驗,將台灣定位為全球自行車的創新中心,扭轉夕陽化困境。但就像年過半百騎車環島壯遊一樣,立意雖佳,卻被認為是在唱高調,更不乏唱衰等著看好戲的同業。「有人笑我們,就像是在快沉船的鐵達尼號上,還想優雅的表演拉小提琴,」羅祥安回憶。

他們是最團結的學生 開讀書會、讓對手參觀車廠

A-Team成立後,在經濟部工業局與中衛發展中心協助下,情商豐田(Toyota)集團在台的慧國工業,導入TQM(全面品質管理)與TPM(全面生產管理)等豐田式管理體系。但正如羅祥安說的,大夥要翻過的是產業共同面臨的銅牆鐵壁,必然得經歷一段撞牆期,因此,要讓這群過去靠自己摸索管理工廠的A-Team大老闆們,先搞懂諸如即時化、看板管理等豐田式管理用語,光是開讀書會K書,就整整耗去一整年。

第二年開始,A-Team活動進入實地觀摩階段,每季老闆們輪流到彼此成員的工廠生產線上,印證書本上的理論。然而,開放工廠給同業甚至是競爭對手參觀,不僅在國內自行車業界是頭一遭,該場次主辦的老闆,還得提出改進方案,讓其他會員品頭論足一番。羅祥安形容,這就像是一堂堂搬到工廠現場的EMBA課程,也和這回騎車環島相同,行前在教練指導下進行集訓後,團隊一路彼此扶持,最重要的是因為每個成員都是老闆,面子可是丟不起,經常都能激發出不輸騎車攻頂的潛力,展現在工廠管理改善與效率提升。

工廠位在台南縣,生產自行車鋁合金輪圈的亞獵士董事長陳朝穎就說,第一次去巨大參觀生產線,只能用「震撼」兩個字形容,原本認為做不到的工廠生產線流程改善,巨大卻能做到,讓一起前去觀摩的主管回來後都不敢再說辦不到了!公司管理階層心態改變是亞獵士參加A-Team最大收穫。展現在經營績效上,加入A-Team前,亞獵士只能做到每組出貨單價八十美元的高級自行車輪圈,但現在已可以做到每組一百二十美元的無內胎創新設計輪圈,高單價輪圈出貨量更從原本每年一萬組,成長到七萬組以上。

加入A-Team之前,出貨平均單價僅約二百零四美元,去年這個數字倍增為四百一十美元,甚至超過對手巨大三百三十三美元出貨單價的美利達,是自行車業界公認近年成功轉型的整車廠。美利達生管中心副總原其彬透露,原本美利達工廠生產線主線三十五秒完成一部成車組裝,但供應配件的副線卻得四十五秒,主副線無法同步運作,導致副線經常囤積備料,造成庫存成本始終居高不下,就是在參觀過巨大生產線後,才找到解決方案。

他們快攻上世界顛峰 讓台灣轉型全球高級車中心
占全球自行車鏈條八成市占率的桂盟企業,也是在加入A-Team之後,才尋得突破企業成長撞牆期的對策。

桂盟第二代掌門人總經理吳盈進表示,加入A-Team前一年,桂盟已把所有生產線撤到中國、越南等地,台灣廠房只扮演發貨倉庫角色。當時以為製造業只要具有成本優勢,企業就能持續成長,研發也未嘗不可進行海外布局。但後來才逐漸發現,在對岸發展研發,得面臨缺乏人才優勢與低忠誠度等難題,尤其是高階產品還涉及自動化設備生產線建置與技術專利保護等多方因素,升級轉型遭遇難題,可說是吃了悶虧。

加入A-Team之後,桂盟隔年就決定讓台南總廠生產線恢復運作,目前雇用超過百名員工,生產最高階的自行車、機車鏈條。

同樣因為有A-Team團隊相互奧援,對台灣轉型為全球高級自行車中心的目標深具信心的,還有天心工業董事長王琇治與總經理江宸勳夫婦。

工廠在台中縣大里的天心,以自創品牌FSA,與日本Shimano、義大利Campagnolo並列,成為自行車界三大賽事之一的環法賽,職業選手指定使用的傳動零件品牌,也是全球最大的自行車碳纖維曲柄把手製造商。

在加入A-Team之後,由於同屬A-Team的上游供應商零件品質不斷提升,讓天心全力發展自有品牌的計畫有如搭上順風車,六年來FSA自有品牌的營業額占比從原本六成躍升到九成五,天心在霧峰工業區斥資三億元打造的全新生產線,也計畫在明年初落成。

A-Team完成台灣自行車產業不可能任務的這段歷程,關鍵如同這次領著大老闆們環島的林惠忠教練沿路強調的,「逆著風騎單車前進,緊跟在隊友後方半個輪距,可以省上三到四成體力,也是最省力的騎法,」加上團隊成員間的絕佳默契,讓光靠一個人、一家工廠無法達到的環島旅程與產業升級目標,都從夢想變成事實。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