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托曼全球跑透透,倡導自由軟體觀念

擅長軟體的史托曼,有著絕對的自由觀念,被Linux創始人譽為自由軟體之神,他窮畢生之力,想帶回一九七○年代的自由分享精神。

文/楊之瑜

五月十五日晚間十點多,清華大學校園裡人群漸漸散去,校園一隅的咖啡館裡,卻是薩克斯風聲、豎笛聲、電腦鍵盤聲接續上場,非常熱鬧。

走進咖啡廳一看,一個蓄著落腮鬍、披著長髮的嬉皮,正吹著豎笛,與吹著薩克斯風的咖啡店老闆交流。

這位嬉皮先生,就是Linux創始人林努斯.托瓦茲(Linus Torvalds)口中的自由軟體之神──理查.史托曼(Richard Stallman)。

什麼是自由軟體(Free Software)?

自由軟體,強調的是開放分享程式原始碼,讓想要研究、修改的人自由發揮,讓想要複製、發送的人自由進行。淡江大學資訊工程系助理教授黃連進說,自由軟體對產業的影響是幫政府機關、使用者省下龐大的軟體費用。中研院的專案經理葛冬梅說,若沒有它,現在網際網路上的網站,應該有超過一半無法運作。因為網站伺服器所用HTTP軟體,全都是自由軟體。

史托曼掀起了自由軟體風潮,讓微軟董事長比爾.蓋茲如坐針氈,在一九九八年到二○○四年之間,低頭研究如何對應。一份內部備忘錄直指:Linux是重大威脅。

十五日,史托曼來台演講,宣揚自由軟體,會場座無虛席。史托曼的巨星地位,讓不少人拿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希望讓他簽名。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金仲達聽完史托曼的演講後有感而發,也該注意學生們的公民(citizenship)教育,不應只有軟體工程這件事情。因為史托曼在意的是,社會當中的基本精神。

堅持分享、社群精神 被譽為最後一位真正的駭客

史托曼說,他用力推廣的,是自由分享的基本價值,而他只是剛好瞭解軟體而已。

「史托曼推廣自由軟體的說法,講了二十年都沒有變過。」以自由軟體為基礎開發手機作業系統的Openmoko總經理摩斯普茲(Sean Moss-Pultz)說。為了推廣自由軟體,他全球到處跑,更曾經成功說服了印度喀拉拉州(Kerala)與古巴全國放棄微軟作業系統、轉入自由軟體的陣營。

史托曼年輕時的經歷,讓他對「自由、分享」,無法忘情。

一九七○年代,史托曼進入麻省理工學院的人工智慧實驗室擔任程式設計師,當時的軟體幾乎都是自由分享,程式碼開放,任何人都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修改程式、並且開放給所有人使用。

但是進入一九八○年代,實驗室開始進行軟體程式商業化,並不再開放程式碼,原來充滿分享精神的駭客精神一去不復返。想到未來大家將只能使用專屬軟體(propietary),程式不再能被更改與分享,史托曼決定發起自由軟體運動。

美國著名科技作家史帝芬.李維(Steven Levy)在一九八四年出版的《駭客》(Hackers)一書中,首次定義了駭客精神,並指出史托曼是最後一位真正駭客,因為他堅持自麻省理工學院發源的最初駭客精神(Hacker ethics)──分享、實做精神與社群合作。

「我要專注我的心力,把那種自由與合作帶回來,」史托曼說。

一如《海星與蜘蛛》一書作者布萊夫曼(Ori Brafman)與貝克斯壯(Rod A. Beckstrom)指出,分權組織(編按:相對於集權組織,權力分散於該組織當中,如維基百科)成員靠著共同信念連結、共同奮鬥。而史托曼的角色,就像書中界定的鬥士,為理想積極奮鬥奔走,有必要時,不惜衝撞僵化環境。

這不是一條簡單的路。這二十年來,軟體界商業化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近幾年更是因為專利權申請過程耗時、耗財,有利於大公司壟斷,讓史托曼疾呼廢除專利權制度,「專利權就像地雷區,」看似保障發明者權益,但會阻礙自由軟體發展之路,「專利權並不會保障挨餓的天才。」

拒看《哈利波特》不簽名在有微軟標籤的電腦

史托曼的堅持與頑固,業界出名,盟友林努斯.托瓦茲在自傳中說:「史托曼最令我抓狂的,就是他的黑白二分法觀點,」不過,史托曼十分執著於自身的道德操守,值得敬重。

托瓦茲所述並不誇張。到清大之前,在淡江大學的演講結束後,雖然他大方為蜂擁而上的學生簽名留念,但看到學生請他簽名的電腦貼有微軟Windows作業系統標籤,立刻拒簽,脫口說出:「那台機器需要驅魔儀式,它被妖魔附身了。」

來台灣之前,史托曼寄給台灣接待單位的信件中,落落長的列了他的喜好與厭惡,印出來有十四張A4紙。他要求,採訪對象不可以只提到Linux,一定要說GNU/Linux,媒體必須同意他的要求,他才願意受訪。

另外,史托曼不喝可口可樂,只喝百事可樂,因為可口可樂在哥倫比亞的裝瓶廠出現勞工爭議。他也拒看《哈利波特》系列,因為加拿大法院在出版商的要求下,發出禁制令,不准已買到提前上架書的書迷閱讀《哈利波特》第六集。

史托曼也有柔軟的一面,他沒有手表與手機,但卻隨身攜帶著豎笛,以便與人隨時分享音樂。

在母親還有中小學同學眼中,從小,史托曼就是個異常堅持的小孩。這種個性,讓他看到認同的事物時,更為執著。問他,難道從不會為越來越商業化的世界感到挫折?他說:「這是我第一次發現一個機會,讓我可以做一件貢獻全世界的事情。」那就是捍衛軟體世界的自由。

史托曼只把眼光,放在已經贏得的勝利上,而非未來的阻礙。從印度、古巴到現在全球對自由軟體的關注,這些,都是支撐他的力量。「我從勝利當中得到絕大的滿足,而且,放棄有什麼用?放棄只有失敗。」

*史托曼小檔案
出生:1953年
學歷:哈佛大學物理系
經歷: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實驗室程式設計師
   GNU/Linux計畫發起人
   自由軟體基金會創始人 
現職:自由軟體基金會總裁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