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種投資新思惟迎戰油電雙漲

文/楊紹華
 
前言

油價和電價要漲了!人們開始拿出計算機,認真地按了起來:一個月差不多要加七十公升的九五無鉛汽油,一公升調漲六.二元,每個月要多付四三四元。電價每度聽說要漲三角,夏天一個月至少要用八百度電,那麼,一個月要多付二四○元。

小市民算得仔細,但在經濟專家眼中,油電漲價對於你我生活的影響,算法恐怕要更複雜一些。「油價上漲就像是丟進池塘裡的一顆石頭。」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比喻:「第一道水波先出現,接著就會向外擴散,漸漸地影響所有物價。」他強調,尤其當市場對油價持續上漲存有高度預期心理時,萬物皆漲的反應速度會更快、更直接。

通膨年代思惟一:重新定義投資報酬率

殷乃平認為,新政府雖然對於油價大幅調漲有其配套措施,但對於市場預期心理所造成的衝擊影響,似乎沒有相關配套。看來,一場來勢洶洶的通膨巨浪,真是擋不住了。

今年前四月,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為三.六五%,已經超過官方設定的三%底線;六月以後,在油電價大幅調漲下,CPI年增率恐怕還要加速三級跳。殷乃平預估,「若以全年平均值來說,今年的CPI年增率可能達到六%。」

六%!這個數字的重要性,會比油價漲六元、電價調三角,更加值得市井小民重視。某種程度來說,它就是油電雙漲之後對於財富水準的整體衝擊,甚至可以把它視為眼前這頭通膨巨獸的具體形貌。所謂的「打敗通膨」,就是要讓手中財富未來一年的增值速度超過六%。

「CPI年增率不是僅供學者討論的數字,事實上,它也是一般人對於年化投資報酬率的最低底線。超過了,才能開始出現實質獲利。」殷乃平點出CPI年增率對於一般民眾的實用意義。

通膨年代思惟二:手中別握太多現金

新政府上台,台灣資產價值雖然逐漸進入重估新階段,但首先擺在眼前的,卻是對於投資報酬率的重新定義:六%等於零;小於六%就是賠錢;大於六%的部分,才是真正實質的利潤空間。

在重新定義了報酬率之後,才能進入對抗通膨的第二步:調整報酬率偏低的投資。尤其是保守型投資人所慣用的定存工具。

目前國內銀行一年期定存利率約在二.六五%,這代表一百萬元的一年期定存,會在十二個月之後變成一○二.六五萬元。表面上,錢是增加了一些,但實際上,若全年CPI年增率真的達到六%,則一○二.六五萬元的實質價值,不過只是約當於現在的九十六.五萬元。錢放定存,愈存愈少,這就是通膨時代的悲情產物「實質負利率」。

怎麼辦呢?兩條路可供選擇。去年五月,美國財政部長包森為了說服中國政府放手讓人民幣升值,曾經公開發表以下言論:中國經濟一定會被低利政策拖累,因為在經濟成長率高達一○%,而存款利率只有二.五%的環境中,人民必須把更多的錢存在銀行裡,才能換到足以應付未來物價的金錢。是的,第一條路就是省下更多的錢,然後繼續存在銀行裡。當然,這是一個笨方法,省下更多的錢意味著你向通膨認輸,決定犧牲自己的生活品質。

第二條路,是讓手中財富轉換為具有較高增值空間的資產。殷乃平表示,對抗通膨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不要有錢」!意思是,不要以貨幣的方式持有財富,而該把錢轉變成其他資產,價格波動與物價漲跌同步的資產。

通膨年代思惟三:投資於撩撥物價元凶

搜尋此類資產,首先,要找到影響台灣物價波動的主要根源。今年三月,央行總裁彭淮南首度表示,台灣正面臨輸入性通膨的壓力,他以前二月物價觀察,CPI漲幅當中有接近八成是來自於進口物價的「貢獻」。若細看主計處所公布的進口物價指數權數表,不難發現,在二七三項進口項目中,原油的權值比重就將近一二%。

換言之,進口物價是台灣通膨的主要元凶,而以原油為首的能源價格,則主導進口物價的基本方向。答案呼之欲出,鎖定與國際油價相關性較高的投資標的,就是積極超越通膨的基本投資方向。

以國人慣用的基金商品來說,友邦投顧副總林穎秀認為,包括能源基金以及與油價高度連動的新興歐洲基金等,都可以說是基金投資人用來對抗通膨的基本配備。復華全球大趨勢基金經理人何燿廷則表示,雖然農糧價格上漲亦是推動本波通膨的因素之一,但充其量只能說是一大「助力」,通膨浪潮的真正主力,還是油價。

「買農糧基金當然也有抗通膨的概念,但不及能源基金來得純粹。」何燿廷表示,油價除了影響運輸成本之外,也會直接拉抬部分化學品、材料商品的價格,影響性更加全面。因此他建議,積極型投資人在擬定抗通膨資產配置時,至少要有一半以上的資金比重,應該投資於油價相關的標的...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