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then this earthquake and all this stuff happened, and then I thought, is that karma? When you're not nice that the bad things happen to you?"

這是莎朗史東(Sharon Stone)2008.5.24在坎城對香港媒體說的原文。

當然,她已經付出代價——甚至可說是天價?今晚的電視新聞說她的新片遭換角、廣告代言被撤換,眼前這一波損失就達新台幣17億。

更遑論她可能要沈寂多久,才能再敲開中國市場及民心?如果還有那麼一線生機的話。

可是如果我們注意她的整段訪問,她後面強調當某西藏組織告訴她他們願意到災區幫忙,而且問她是否願意參與的時候,莎朗表示這把她弄哭了,她深受感動,形容這對她是個「Big Lesson」:「人有時候需要低頭服侍,即便面對對你不好的人。」

在面對「你是否知曉最近的四川地震」這樣簡單的問題時,她的確選錯時機表達對西藏的支持與西藏人的感佩,而沒有單刀直入對四川災害的關懷(就算是公眾人物表象的、客套的、演技的「關切」)。

但綜觀完整的發言,她繞一大圈,的確是願意幫忙(儘管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表達願意做什麼或考慮做什麼),但因為這圈子繞得太大,而且是受到西藏組織的「慈悲」而被「啟發」,對剛經歷西藏動亂的中國官民來說,顯然就很不受用了。

最最致命的,她前面那句”is that karma?”被中文字幕翻譯成「這該是報應吧?」

完了,這下沒人要管你願意幫忙什麼、感動什麼,恐怕連西藏人這時也不方便挺身撐腰什麼。更不用說她的經紀人、合作廠商會如何跳起來,甚至關起門臭罵她?

不止大陸華人特別群情激憤,許多國家人士對此都有批評。有人說她冷血,有人說她傲慢,有人說她惡毒,有人稍微輕微地說她白目,敢在這種節骨眼站在「通俗愛心表態」的正對面。

大陸企業家馬雲個人對此次賑災「只願意捐一元人民幣」的新聞,固然也有種與主旋律唱反調的「悍氣」,但和莎姐引起的風波簡直不能比。

但是,全世界的媒體都沒興趣對「karma」做功課。而一般佛教學者或佛教徒,又沒興趣幫一個老牌影星辯護。

Karma,實在不宜直接以中文「報應」翻譯。梵文Karma是「業」,而業是一切因果造作的痕跡。

2008年張老師文化出版Jack Kornfield著作《踏上心靈幽徑:穿越困境的靈性生活指引》(A Path With Heart: A Guide Through the perils and Promises of Spiritual Life, 1993)指出:

「業的意思就是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原因,每個經驗都以先前的經驗為條件,所以我們的人生就是由一連串相關的模式所組成。」

「業有許多不同的層次,業的模式掌管宇宙的巨觀形式,比如銀河系的重力;也掌管最微小、最細微的形式,比如人的選擇會影響每一刻的心理狀態。」

看到這裡,一般對佛法名詞沒有精細認知的讀者,至少應該可以明白:這絕對不是通俗說法的「報應」,更沒有惡意、詛咒的涵義,而只是在佛教哲學中對「實存的一種法則的描述」。

而書中也指出:

「我們接受過去行為的結果,這是無法改變的;但現在的反應也會創造新的業。我們種下業的種籽,產生新的結果。『業』」這個自在梵文中常常和另一個字『報』(vipaka)放在一起,稱為『業報』(karma vipaka)。業是指行為,報是指結果。」

所以,「業報」還是中性的,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後代習用的「報應」,則明顯指「壞報、惡報」居多。

如果莎朗的用詞是”Don’t you think they deserved it?”那可能就真的很像中文說的帶著輕蔑、惡意、諷刺、攻擊語氣:「你不覺得(地震)是他們罪有應得嗎?」

但她畢竟用的是一個印度宗教名相「業」,而以相信佛法的任何人看來,世間萬事萬物無不是「業」。

地震是,戰爭是,人性的光輝和偉大的創作也都是。說的任何話,想的任何理論,付出的任何行動,都是。莎姐支持西藏的言行是一種業,她後來遭到撻伐、抵制與羞辱,也絕對是另一種業的呈現。

業可能是中性的、普世的,而非絕對善或壞的。更與「報應」不能劃上等號。
然而,不幸的,香港媒體直接翻譯成「報應」,傳播到整個中文世界,造成軒然大波。

不幸的,這個用語的確傷害了不少災民、以及很多關心、幫助災民的人。難怪大家罵她「冷血」。

不幸的,莎朗史東違反了「天災政治正確學」,在鎂光燈前選擇了一己特立獨行的哲學觀、說詞與態度,所以成為眾矢之的。

不幸的,遭到反擊後,她也沒能據「理」力爭,詳盡解說她的真心實意或佛法理論,而在短短數天後被迫發表文辭深重、但一看就很表面的道歉。這樣就能止血嗎?這樣道歉就讓真理顯明了嗎?這樣對她的聲望回升就有幫助嗎?我仍懷疑。

這一刻,我相信她很孤立。我好奇表面低頭了的她,在想什麼?她對「業」,有更貼身的一次領悟了嗎?

場邊的人更別忘了,急著向「罪人」扔石頭的人,也在製造著另外一種業。這是唯物主義者不會想,而受東西方任一宗教薰陶的人不得不想的。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