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是當朝美國國務卿,一個是前第一夫人、曾爭取2008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兩個世界級政壇名女人之間有何異同?為什麼要把兩個女性政治人物放一起寫,而不分別立傳?是圖方便,還是要增加賣點?

讀罷日本作家岸本裕紀子寫的《希拉蕊與萊斯–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2007時報出版繁體本),才發現她是想耙梳自身的女性自覺,多過搶坐名人順風車班的熱潮。

她溫婉平實的文筆,不似歌功頌德,倒像以兩個傑出的女性友人為榮。全書分別從個性、能力、家世、求學、情感到從政不同面向比較兩人。

被比較,其實是公眾人物的宿命,兩者可能毫不相干,只是因為同為女性,成就得失就變成可以放在一個天秤上,來說長論短。

這兩人的確相當不同,但都具有勵志指標。畢竟,女性要登大位,即便民主開放如美國,還是21世紀的大課題,希拉蕊是否會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也變得眾所矚目。

男人被女人管的世界,對長大成人之後的很多男人來說,畢竟還是新鮮事。

我特別注意到兩者的個性。萊斯知性、體貼、細心、幽默,似乎是個周到的人,不管是出於天性、家庭教養或工作訓練,她的風評頗佳,與人互動似乎是她的專長之一。她掃除了外界認為「女強人」就比男強人更臭更硬的刻板印象。

但希拉蕊則似乎一直是個吃了火藥的人。她直、衝,經常無禮,習慣罵人,但似乎嫉惡如仇,對社會正義滿在乎。兩者相權,希拉蕊好像更像男人?

作者比較兩人個性時,注意到希拉蕊不善做表面功夫,但似乎真心關切弱勢族群,尤其是受家暴的婦女。而一路順遂的萊斯,在表面的和善親切下,反而少了一點深沈的同情心。

這可能跟萊斯「說停就停」的個性有關。作者細膩觀察到:萊斯從小到大很善於掌握機會,更善於判斷情勢做出轉換。不管是放棄鋼琴演奏之路或從學界跳到政界,她似乎可以斷然而自信地換跑道。

這種取捨與轉換,可以是聰明理性的抉擇,也可以透露一絲性格的變動與冒險層面。我查了萊斯生日,11月14日是天蠍座,這似乎昭告了些什麼:美麗、深沈、聰敏、積極、冷靜,以及寡情?

但等等,希拉蕊也是天蠍座啊。這時從生命數字細部分析,就可以看出兩者的不同。希拉蕊生命數字3是更任性創意的天蠍(自由派理想主義),而萊斯數字8則是權謀大局的天蠍(新保守主義)。

綜觀本書,許多說法仍屬二手資料得來的印象。為名人報導常常都是觀察與猜測的綜合。莫說日本作家,連美國作家或記者要捕捉當朝權貴的真面目都不是件易事。除了較長期親身接觸的機緣,還得摒除個人政治立場偏好的「情境謬誤」。

但女性讀者確實還是可以從中收穫更鮮明的當代美國社會女性力爭上游的形象。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