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基金 配置多元化的另類選擇

文/楊紹華
 
前言

「或許,你會認為現在是投資休閒產業的糟糕時機??」二○○一年五月,全球景氣正遭受科技泡沫的嚴重衝擊,當時,美國《富比世(Forbes)》雜誌的一篇報導如此寫到:「如果不敢在緊縮時期投資休閒產業,那麼,你應該要認真地重新思考一下了。」

文中指出,在當時的經濟緊縮環境中,四檔休閒產業基金的績效表現明顯超越整體市場,原因在於,這些經理人聰明地調整投資組合,把持股重心移往一些價格低廉的娛樂產業,「舉例來說,像是電影院。」

這或許是國泰投信此次排除萬難,在七月四日邀請周星馳來台造勢的原因。要在全球景氣接連遭逢美國次貸、通膨急升等利空重擊的環境底下,推出一檔專門投資吃喝玩樂產業的娛樂基金,的確需要重量級的角色幫忙站台,快速化解投資人對於這檔基金的重重疑慮,提高投資興致。

無畏股災/中國電影票房持續成長

對國泰全球娛樂基金來說,星爺站台的象徵意義似乎大於實質意義。在發表新基金的座談會中,有人問周星馳對於中國大陸電影市場前景的看法,試圖為該檔基金找到最明確具體的長線利基,星爺的回答雖然明確,但實在不算具體:「我認為中國電影市場??它的前景嘛??就是,非常好啊!」這樣就算回答完畢,惹來現場一陣大笑。

直到國泰投信總經理張錫的適時補充之後,聽眾才算真正找到了娛樂產業的特殊優勢。他指出,中國電影的年度總票房已連續五年成長兩成以上,而在今年第一季,即使中國大陸股市開始急跌,但期間電影總票房卻仍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了三五%左右。張錫強調,娛樂產業的範圍頗廣,而總有一些產業的營運表現與經濟景氣連動性較低,「電影就是這樣,價錢便宜且娛樂效果佳,所以就算景氣不好,一樣有人願意買帳。」

國泰全球娛樂基金經理人李旼易表示,所謂娛樂產業,大致可分為五種次產業,包括媒體、影視、觀光、遊戲、博弈等。其中,會直接受到高油價或景氣低迷效應衝擊者,是觀光及博弈產業。他進一步分析,媒體產業由於近年來逐漸跨足多角化經營,因此與景氣連動性相對較低,而遊戲產業與影視產業的營運表現,則與軟、硬體的推出關係較高。

經理人操作空間彈性/波動風險相對穩定

由五大次產業的特性分析可知,相較於其他的單一產業基金或主題式基金,娛樂產業基金經理人相對享有較高的彈性操作空間,得以在景氣陷入低潮之際,將投資部位轉進具有低景氣相關特質的避風港。

李旼易指出,根據國泰投信的內部試算,娛樂基金的年化標準差約在一五%左右,也就是說,基金淨值的每年平均波段跌幅,就在一五%上下,與其他單一產業或主題式基金動輒二○%以上的標準差數字比較,波動風險相對穩健。

「所以,投資人可以這樣定義娛樂基金,它是一種相對穩健的單一產業型基金,當然,報酬率也有可能低於某些產業基金。」在資產配置的組合當中,它提供了一個產業多元化布局的配件,而這塊配件的特色,在於穩定度相對較高...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