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紹華、莊 芳
 
前言

世界經濟怎麼了?最壞的情況過去了嗎?台灣能否置身風暴之外?一堆問題正待解答。諾貝爾經濟獎得主馬斯金、前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謝國忠、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沃爾特、花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鄭貞茂、寶華經濟研究院院長梁國源,5大專家,共同為你解惑,教你如何保衛財富!

快解全球經濟8大關鍵問題

Q1:全球股市齊跌,世界經濟怎麼了?

Q2:二房事件是什麼?會不會壓垮全球股市?

房地美、房利美股價暴跌,引發「二房事件」......

Q3:最糟糕的情況過去了嗎?

全球經濟問題層出不窮......

Q4:什麼訊號出現,才是轉趨樂觀指標?

聯準會主席柏南克一再誤判形勢,經濟衰退成真......

Q5:與世界相比,台灣的生活特別痛苦嗎?

6月分通膨率達4.97%,創12年以來新高,7月可能還要向上......

Q6:台灣有機會擺脫全球經濟困境嗎?

新政府大舉開放,但股市卻重跌2600點......

Q7:油價、物價要漲到什麼時候?

油價突破每桶140美元之後快速回檔,走勢詭譎......

Q8:慘跌了一年,股市低點還沒到嗎?

次貸危機爆發屆滿一年......

Q1.全球經濟出了什麼問題?

目前這個世界正在面臨經濟趨緩與通膨升高的雙重壓力。經濟趨緩不利股價表現、通膨升高不利債券表現,而在經濟趨緩與通膨升高同時存在的環境當中,房地產的價格也很難持續向上。於是,一般投資人最鍾愛的三種主要資產都困在逆境裡面,投資人自然很難賺到錢。

問題是,世界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副德行呢?資產泡沫破滅、經濟成長停滯、通貨膨脹驟升,只要隨便丟出其中一個問題,就能讓財經官員傷透腦筋,而此時此刻,我們卻得同時面對這三大問題。

去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馬斯金(Eric Maskin)日前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解讀當前世界經濟處境。他說:「和過去幾年經濟環境相比,我不認為現在有什麼特別了不起的新問題。」

經濟染毒癮/葛林史班注入第一劑嗎啡

這位經濟大師以宏觀角度來看,世界沒有新問題,但他認為,世界經濟的確是生了病,而生病的原因,是來自於過去長期存在的老問題。生了病「一定會有傷害,但這倒不是什麼壞事,起碼,讓我們知道必須改掉一些老毛病。」大師仍然看得夠長夠遠。

那麼,老毛病是什麼?講得嚴重一點,是染上了毒癮。這毒,就是錢。

「長期過剩的資金,讓世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催眠,相信資產價格還能更高,相信傳統的經濟景氣循環已經被打破了。」前摩根士丹利亞洲首席分析師謝國忠說:「大家現在會那麼害怕,是因為資金不見了,然後忽然驚覺到,原來過去五年的興旺都是騙人的,像在作夢一樣!」

是誰為這世界打了第一劑的嗎啡?顯然,前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已成了千夫所指的對象。故事從二○○一年開始說起。

當年科技股泡沫加上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讓當時由葛林史班主導的聯準會決定開始藉由大舉降息來刺激經濟,○一年初,利率猶在六%以上,到了○二年,利率已如自由落體一般地掉到二%以下。

降息之所以能夠刺激經濟,是因為它能帶來資金釋放的效果,借錢融資不須負擔太高的利息,民眾或一般企業開始樂於借錢消費、置產、投資;相反的,如果把錢鎖死在銀行戶頭裡,能夠賺到的孳息卻是愈來愈少。也就是說,大舉降息的效果,就是讓資金大舉從銀行流出,投入各種經濟活動。

降息出紕漏/誤認全球化能夠壓住通膨

降息的副作用,是造成市場資金過多,引發過度消費、過度投資,創造了過度的物質需求與過高的資產價格,而後形成通膨壓力。葛林史班當然知道低利率的風險,在他的自傳《我們的新世界》一書當中,他承認這個降息決策的經驗「實在很奇怪」,然而,他也給了自己另外一個繼續維持低利政策的好理由:「全球化正在發揮壓抑通膨的效果。」

回顧當時的環境,葛林史班或許真的沒錯。新興國家以廉價勞力所製造生產的廉價商品,正在大量銷往美國,壓抑了物價上漲的壓力。從核心通膨率的數字觀察,那的確是個利率與通膨率雙雙維持低檔的美好年代。然而,當年創造經濟奇蹟的低利環境與全球化趨勢,卻也開始為這世界埋下禍根。

美國維持低利率,連帶使得美元匯率上檔有限,而新興國家為了維持出口競爭力,繼續把廉價商品賣給美國來賺取外匯,必須讓自己的貨幣匯率維持低檔水準,而壓低匯率的直接手段,就是降低利率。於是,在美國維持低利政策之下,新興國家近年以來也就有樣學樣地一路調降利率,逐漸的,衍生出兩種效應:首先是新興國家繼續能靠出口至美國賺錢,外匯存底暴增;其次,世界各國都處在低利環境當中,也就是全球都處在釋出資金的環境底下。兩種效應綜合起來,資金開始加速浮濫...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