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體育休閒產業的龍頭

在成立的第1年,大魯閣業績已達3000萬,到了2007年,整年合併其他項目的營收已超過4億,業績成長超過11倍,可說相當驚人。

文.高永謀

此次北京奧運,台灣棒球代表隊僅獲得第5名,甚至敗給中國隊,掀起國內一陣批評聲浪;然而,美國選手在奧運所獲金牌總數,遠遠落後於中國,但在美國境內卻鮮少有批評,因為絕大多數美國人都知道,「奧運金牌大國,不等同於運動大國」,而美國作為全球第一運動大國的地位,也不會因北京奧運而有所動搖。

成為體育大國,比成為金牌大國更重要,唯有體育大國才能長期笑傲體壇,而非曇花一現。大多數批評台灣棒球隊表現的人並不知道,過去棒球雖號稱台灣「國球」,但棒球人口卻比澳洲還少得多,但從大魯閣棒壘球打擊場業績5年來成長達11倍多,便可知道在這幾年,棒球才真正成為「全民運動」,重返榮耀其實指日可待。

不是棒球迷,多數也聽過大魯閣棒壘球打擊場的名號,而只要是棒球迷,絕對清楚台灣養樂多前董事長陳重光對棒壇的貢獻,但知道陳重光的兒子陳炳甫,正是大魯閣創辦人之一,就少之又少了!

受父親陳重光影響深遠

「日本養樂多有職業球隊,我父親長期贊助輔大棒球隊,也當過職棒聯盟會長,在耳濡目染之下,我對棒球自然有著深厚的感情。」現為大魯閣執董的陳炳甫提到父親,滿是驕傲與感念,他笑著說,現在棒協的理事長林宗成,當年正是他父親的機要秘書,而他的姊姊、台北市議員陳玉梅同樣深受父親影響,目前也擔任台北市慢速壘球協會理事長與棒委會主委。

陳重光與日本關係密切,陳玉梅、陳炳甫姊弟2人也先後被送至日本留學,不過,陳重光堅持讀完高中的陳炳甫得先當完兵,才能前往同蔭學園橫濱大學就讀;而剛到日本讀書的陳炳甫,日語還不是很流利,電視節目只看得懂棒球比賽與氣象報告,也讓他對棒球的感情愈來愈濃烈。

今年37歲、同樣也熱愛賽車的陳炳甫,在1997年、台灣職棒遭受賭博放水風波重創時回到台灣,在日本求學時代,常到棒壘球練習場揮棒紓解壓力的他,回國後卻先創辦賽車與旅遊網站,一直到2001年世界盃棒球賽之後,他才下定決心,要在台灣創辦具國際水準的棒壘球打擊練習場。

只在精華地段蓋打擊場

2001年在台北舉辦的世界盃棒球賽,台灣代表隊在張誌家、陳金鋒領軍下,拿到第3名,不但重燃國人對棒球的熊熊熱情,也促成台灣2個職棒聯盟在2003年合併,當時也深受感動的陳炳甫想,「為什麼台灣不能有日本那樣設備精良的打擊練習場呢?」

「90年代初期台灣職棒正熱時,台灣到處都可見到棒壘球打擊練習場。」陳炳甫略為搖頭地說,這些打擊練習場的設備相當簡陋,大部分都蓋在河岸邊,看起來不是像工寮,就是像廢墟,最糟糕的是,幾乎全部都違法,最後當然也一家家關門。

陳炳甫決定借鏡日本的經驗,而日本棒壘球打擊練習場最大的特色,在於都位於城市的精華地區,例如在東京新宿便有1家歷史悠久的打擊練習場,屹立不搖已將近50年,陳炳甫相信,「它沒有被拆掉,在原址興建商辦大樓,代表其營運必定相當成功。」

從世界盃棒球賽結束後開始,陳炳甫與朋友們整整討論、籌畫了大約2年,終於決定在2003年創辦大魯閣棒壘球打擊練習場,並鎖定在台北市區內找尋第1個據點;他有些無奈地說,找地可說困難重重,由於打擊練習場需要的土地面積相當大,但市區內寸土寸金,很難找到合適地點,「最後找到的地點,就是大魯閣打擊練習場內湖館的現址,雖然對大多數球迷來說,距離有些遠,但畢竟還是在市區內。」

5年來業績成長11倍多

由於父親陳重光與棒球界淵源深厚,陳炳甫創辦大魯閣時,並未遭受來自家人、親友阻力,但其他合夥人便飽受親友們質疑,因為他們都難以相信,「打擊練習場是門好生意」,不過他們依然堅信,休閒、娛樂產業將是台灣最具發展潛力的產業,因此毅然投入資金,引進日式打擊練習場。

「大魯閣成立時,台灣大概只剩下3家打擊練習場,不過沒有1家合法。」陳炳甫笑著說,他是陳重光的兒子,所以不能作任何非法的事,因此大魯閣乃是台灣首家合法登記的打擊練習場;他當時的估算是,日本人口1億2000多萬,境內約有1500家打擊練習場,平均每8萬人就有一家打擊練習場,「台灣有2300萬人,就算是平均每30萬人才有1家,那也有80座棒球打擊練習場的市場潛力!」

在成立的第1年,大魯閣業績已達3000萬,到了2007年,整年合併其他項目的營收已超過4億,業績成長超過11倍,可說相當驚人,目前所有棒壘球打擊練習場已增至12家,在台灣北、東、南、中都有據點,其中又以2005年展店最為快速,1年拓展了6個點,正是王建民登上大聯盟的那一年。

陳炳甫也為大魯閣的未來,訂定明確的目標,那就是5年後,大魯閣棒壘球打擊練習場將據點數目,要增加到30座,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拜亞歷山大倒閉所賜,大魯閣已是台灣體育休閒產業的龍頭。」

已從棒壘球跨足保齡球

在棒壘球打擊練習場的營運逐漸穩定後,陳炳甫逐漸將營業範圍擴展至運動用品、保齡球館、卡丁車,更從日本Yu Kids Island引進專門提供幼兒遊戲空間的「遊戲愛樂園」;目前他將大部分心力放在拓展保齡球市場,目前已有4個據點,其中3個位於北部,如何往中南部發展,成為他最關心的課題。

「過去,保齡球館在台灣也曾盛極一時,最多曾高達600多間,不過當大魯閣進軍保齡球市場時,還維持正常營運的保齡球館,大概只剩下10家。」陳炳甫坦承,大魯閣跨足保齡球市場,起初是因為棒壘球打擊練習場都是露天的,必須看老天爺的臉色,只要颳大風、下大雨,就完全無法營業,而在室內打的保齡球既不受天氣限制,更適合男女老少闔家同歡,「大魯閣保齡球館還設有防洗溝裝置,連3歲的小朋友,也可玩得不亦樂乎!」

大魯閣保齡球館的發展策略,乃是與大賣場結合,目前土城館跟家樂福、淡水館跟海中天合作,陳炳甫的著眼點是,很多父母帶著年幼的兒女一起逛大賣場,有時一逛就是一兩個小時,小朋友通常無聊得到處跑來跑去,如果大賣場附設有保齡球館,就可讓小朋友玩得盡興。「遊戲愛樂園」也與愛買、新光三越、環球購物中心、台茂購物中心合作,目的也是讓帶著小小孩逛百貨公司、購物中心的爸媽們,有個讓兒女安心玩耍的場所。

委託嚴長壽 強化經營面

「大魯閣業務拓展得很快,雖不敢說1個人得當2個人用,但最起碼,1個人得當1.5個人用。」陳炳甫回憶道,由於大魯閣堅持在都會市區建立據點,所以花在找地的時間相當多,以前只要聽說台中、台南、高雄哪個地主願意出租土地,他與副總許俊麒便會立即開車「殺」到中南部去看地,「現在高鐵通車,對我們幫助極大。」

為了強化經營的理論面與實務面,陳炳甫不但進入台大攻讀EMBA,還委託嚴長壽所經營的亞都麗緻顧問公司,協助大魯閣改造、制定各項事務的標準流程,「有了健全的骨架後,才能練好基本功,練好基本功之後,才有機會一躍千里。」 「我回到台灣時,我父親也將輔大棒球隊領隊的職務交給我,只不過在我父親過世後。台灣養樂多新任董事長決定不再贊助輔大棒球隊,實在頗為遺憾。」立志讓台灣運動休閒產業更加平民化的陳炳甫也發願,未來將承繼父親的遺志,贊助或認養幾支少棒隊,為台灣的棒球打下更堅實的基礎。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