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上用力的開一槍,人質在這一刻得到釋放,相愛的純粹落得如此下場,你滿意嗎?我們都別說謊。」–作詞人冷玩妹

張惠妹2006年這首「人質」,是我非常有感觸的一首好歌。淡淡地唱,卻很有殺傷力。

歌詞從起手就點出這是種「危險關係」,兩人一路走來,關係並不平等。弱勢的一方懷疑猜忌,卻被對方表現出的「溫柔」吃得死死;你進他退,你退他又進,始終沒個堅強理由可以斷得乾淨。

這很像天下多情人很容易遇到的一種處境:「雖不滿意,但可接受。」愛情成為玩蹺蹺板一般的遊戲,坐在兩頭的人,心情起起伏伏,人生不知不覺也過了大半。

這齣節奏感不怎麼好的拖戲,高潮在於:作詞者給出「人質」這個說法。更白話的解釋是:「你被綁架了!」在這蹺蹺板的賽局中,你想走也走不了,何況,你很多時候並不想走–所以是雙重的人質–你被對方、以及自己,給綁架了。

這個說法不石破天驚,但也真有意思。可惜戀愛中人很少警覺自己落入這種處境,反而要到約定終身走入婚姻,當事人才發現:我怎麼就走不了了?

情歌聖手許常德寫過許多纏綿悱惻的歌詞,但他現在是個不折不扣反婚姻的中年男人。在他的書中他控訴:

「一切憑自己感受猜測對方的想法,一切憑壓抑來創造感情的新忍術,過去在婚姻裡的忍耐是為了求全,為了家庭的名譽、個人的利益、孩子的保障,對感情,當作是以上物件獲得的犧牲。」

如果人真的活在這樣的長期關係中,聽來真的很悲慘。因為老天沒有讓人坐牢,人卻選擇自我囚禁。

婚姻如果變成一宗交易,買賣雙方當然只好遷就合約,不管是否心甘情願,也得出貨取貨。從一個人的人質,最後變成兩個人都成了人質。

英文諺語裡,不說人質,卻以更毒舌的方式形容成「祭品」:

In olden times sacrifices were made at the altar - a practice which is still continued. –Helen Roland
古代把犧牲品供奉在祭壇上,現在這種作為依然持續(只是換成婚姻!)。

不然,就像下一則,乾脆指稱唯有兩人都具備「必然的缺陷」,才能成就婚姻的穩定:

A good marriage would be between a blind wife and a deaf husband.–Honore de Balzac
好的婚姻發生在瞎眼的老婆與耳聾的老公上。

我沒有結婚,也沒有做人質的嗜好。但看看身邊的朋友,還是有不少好例子,足以鼓勵這個世界。

比如,少一點被迫害妄想症,就可以不把日常生活茶杯裡的風暴釀成南亞海嘯。比如,放別人一馬,等於放自己一馬,真心認同對方是獨立個體,是我們一輩子控制不了的。這些都能減緩或消除愛情與婚姻中的「人質危機」。

當鐘鎮濤和章蓉舫(小蕙)還是金童玉女的銀色夫妻時,我幫這對歌壇少有的夫妻檔寫過一首對唱詞「我的世界只有你最懂」:

「山也無所求,海也無所求,山盟海誓都化作一陣熟悉的春風。今生再也不怨尤,今生再也不漂流,因為我的世界只有你最懂。」

不管2012地球是否有難,願人人先從不幸福的關係中,脫困而出!
 

    全站熱搜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